北大保险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财经时评» 北大保险评论
贾若:巨灾风险管理需要事前防控与事后应急并重

2020-02-21  

  巨灾风险是当代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从全球范围来看,巨灾并不罕见,常见的巨灾包括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恐怖袭击、危险品泄漏和爆炸等人为灾难,以及传染病等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巨灾一旦发生,往往会对某些地区甚至整个国家的正常经济和社会秩序造成重大冲击和损失。巨灾有多种定义,但其特点是容易概括的,即个体风险之间高度相关和损失规模巨大。从商业保险的角度讲,损失规模巨大意味着对于保险公司的资产和资本而言是巨大的;从社会和国家的角度讲,损失规模巨大意味着对于某些地区和国家的经济总量而言是巨大的。基于上述特点,巨灾一旦发生所造成的损失,通常远远超过巨灾风险管理的成本,因此,巨灾风险管理的投入产出比是很高的。当前,我国的巨灾风险管理偏重,在巨灾发生后,调动多方资源迅速参与事后应急管理,降低巨灾损失;但所谓“上医治未病”,最佳的巨灾风险管理策略应当重在事前防控,降低巨灾风险。

  一般的风险管理流程包括连续循环的四个步骤,即确定风险管理目标、风险识别、风险评估,以及风险管理措施。巨灾风险管理也不例外,下面笔者从这五个步骤探讨巨灾风险管理,并特别针对事前风险防控提出一些思考和建议。

  首先,确定合理的风险管理目标是巨灾风险管理的基础。笔者认为,巨灾风险管理的目标应当包括两个方面,即降低巨灾的发生频率和损失严重程度。巨灾风险管理的目标不应当是消灭巨灾。以传染病风险为例,事前传染病风险管理的目标不应当是消灭传染病风险,即决策者、研究者、特别是公众应当时时刻刻清醒地认识到,传染病风险仍然长期存在,类似的疫情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有可能发生,而且在足够长的时期中一定会再次出现。

  正确识别风险是事前风险管理的前提。对于已发生过的巨灾风险类型,风险识别相对容易。比如,四川地区存在地震风险,东南沿海地区存在台风风险,重化工业区存在危险品泄漏和爆炸风险,美国重点城市存在恐怖袭击风险等。武汉市对于存在冠状病毒疫情风险是有认识的,比如在2019年军运会前夕进行MERS病毒感染者从境外输入的应急演练,即表现出对冠状病毒疫情风险的正确识别。

  风险评估是事前风险管理流程中最关键,也最困难的部分,具体包括评估某种类型风险的频率(多少年一遇)和损失严重程度(经济损失、人员损失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提高风险评估的准确性,需要跨学科、高水平、长时间的研究和经验积累。在多种类型的巨灾风险中,人类对洪水、台风的风险评估水平是比较高的,可以比较准确的预测长期损失频率,事前短期的巨灾预警能力也较好(台风警报);但人类对另一些巨灾风险,比如地震、森林火灾、某些传染病风险的认识水平还比较低,事前短期预判能力也相对不足。改善对某种风险的认知,不可能一蹴而就,事前短期风险预判(台风过几天的强度如何、会经过哪里)是建立在长期经验积累和科学研究基础上的,政府的短期预警决策、管制措施,只有在更确定的科学预测支撑下,才会更自信、更坚决、更果断。人类对地震、流行病疫情这些风险的经验和科学积累不足,一方面是由于这类风险的频率相对低,经验积累困难;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这类风险爆发频率低,容易被“遗忘”,从而研究投入不足,大部分风险潜伏时间是冷学科、冷知识,导致研究和知识积累进展缓慢。到了风险临爆发前的短期预判时,就难以形成一致的科学共识,短期风险评估的高估和低估就更容易出现。当然,事后评判高估低估风险是容易的,事前作出准确的风险评估是困难的,是需要长期科学研究和经验积累的。在地震、传染病疫情预警等方面,决策者有时需要在高度不确定信息下,作出决策和采取行动。

  风险管理措施是建立在风险评估基础上所采取的行动。这里所说的事前风险管理措施,包括风险回避、风险防控、风险转移和分散、风险自留四大类别。风险回避适用于风险潜在损失较大、风险爆发频率相对较高、潜在收益较低的行为和活动。比如,如果食用野生哺乳动物可能导致损失极大、频率10-20年一遇的传染病风险,那么这种风险是可以选择回避掉的。

  风险防控是应用范围最广泛,大量情景下可行的事前风险管理措施,包括以降低风险发生频率为目标的“预防”和以降低风险损失程度为目标的“控制”。常见的风险防控措施包括,提高房屋和基础设施抗震等级,严格养殖场封闭管理和禽畜检疫交易流程,城市规划建设时考虑洪水台风因素等。这些风险难以回避,是因为大部分人不能不住房子、不吃肉、不在东南沿海和长江流域建设城市。对于传染病疫情风险,提高人民健康卫生素养,提高国家整体环境卫生标准,加强流行病基础设施,是疫情风险防控的重要长期措施。事前风险防控的另一方面还包括,为风险事件爆发之后的应急管理做充分的事前资源准备,包括准备金、物资储备、具备专业技术和知识的人力资源储备,以及公众对巨灾的心理准备等方面。

  风险转移和分散,是商业风险管理中的重要手段。在管理巨灾风险时,体现在建立全国统筹、全球协作的风险管理机制方面。风险只有在巨灾发生前在更广的范围内分散,才能在巨在发生后的最短时间内集中最广泛的资源,来应急管理降低巨灾损失。从事前风险转移和分散的角度,巨灾风险管理体系,应当充分发挥全球商业保险和再保险市场的风险分散能力,提高向国际市场转移巨灾风险的比例。这样在巨灾发生时,可能会有更快的速度、更可靠的方式汇集全球更多的资源。保险机构聚集应急资源的速度、能力和水平是比较专业的。

  最后,人类对于风险的识别和认知是非常有限的,大多数风险仍然是难以想象的“未知风险”,很多低频高损风险往往是被严重低估的。对于它们,人类是默认风险自留的,可能也缺乏有效的、系统性的事前风险管理方案,事前风险管理体系也是力不从心的。

  转载自《中国银行保险报》“北大保险评论”栏目第685期,2020年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