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回忆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校友 >校友回忆
孙家红:北大经济学科百年志感

2015-11-19   

孙家红,吉林四平人。先后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法学院,获得经济学学士(2001)、历史学硕士(2004)、法学博士(2008)学位。2008-2011年,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从事理论经济学专业博士后研究工作。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3年6-7月,法国驻华大使馆高等访问学者,应邀到法国里昂高等师范大学进行学术访问。著有《通往经世济民之路——北京大学经济学科发展史(1898-1949)》,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国人素好经济之学。经济者,经邦济世、经世济民之谓也。以天地为心,为生民立命,自古及今,举凡修齐治平之士,岩处穴居之人,或居庙堂之高,或处江湖之远,或抱经天纬地之才,或怀蕴玉待沽之具,莫不以国家社稷为重,不辞繁难,不惧时艰,勇纾竭诚,献策捐躯,以图广大人民之福祉。然古以重农抑商为立国之本,经济之学逼处其中,虽体大思精,泽被深远,究非专门之学。甚或出自坊肆市井,贩夫走卒,行商坐贾,或口耳相传,或载于秘本,更属潜流末技,无所谓学也。


溯自逊清道光之际,泰西列强携坚船利炮,大举东来,以自由市场为名,行资本殖民之实,横行世界,扰乱瓯夏。老大帝国,穷途末路,内忧外患,变乱纷呈,夜郎自守之局面日破,天朝上国之迷梦渐醒。当此叔世,有识之俊秀,无数之豪杰,靡不痛心疾首,发奋作为,寻通变经久之伟计,谋振国救民之良策。洋务商战之议,应时而起,自强求富之举,乘机而动,一改重农抑商之故辙,开辟大国复兴之新路。同文馆,西学东渐之嚆矢,大学堂,高等教育之枢机,辇毂之下,立中体西用之模范,首善之区,树变法维新之刚风。中国现代经济学,自此发轫。


民国肇造,京师大学堂易名北京大学校。闽侯严又陵,首译《国富论》者也,以前总监督改任校长。迨以人事纷争,严氏去职,然其主创经济学门,为中国现代经济学科开一新纪元。其后几年,干戈扰攘,风俗凋滥,学校等于名利之场,生员溷入烟柳之巷,堪为校史上最蒙昧时期。及至民六,蔡孑民先生长校,采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主义,巨刀阔斧,锐意革新,讲学之风因以大盛,官僚习气从此稍息,兼以新文化鼓舞激荡,摧枯拉朽,民主科学,蔚为风潮,最终造成五四青年壮举,震烁中外。然则,蔡氏虽以新学自命,竟对法商经济学科存有偏见,屡欲去之而后快,乃格于时势,迄未遂愿。平心而论,蔡氏造成空前活跃之学术空气,影响无比巨大之社会思潮,嘉惠学林,昭垂青史,终不可以一眚掩大德也。当是时,马寅初,王建祖,留学西洋之先驱;李大钊,陈启修,绍介马列之前锋;谢霖甫,胡谦芝,久膺重名之耆宿;白来士,额尔德,远涉万里之外教;余如顾兆熊,余文灿,朱锡龄,陶履恭,陈兆焜诸人,皆学界之翘楚者也。北大经济学科恢弘发展之格局,融汇中西之体系,于焉奠定。


丁卯季夏,奉军入关,鸠合九校为一体。己巳仲春,北伐甫定,暂改校名为学院。旋以师生力争,多方告解,复校成功,故园重光。迨后蒋梦麟先生自教部卸任,来掌上庠,周炳琳教授从清华辞职,服务母校,遴聘俊杰,作新教育,百废俱举,北大中兴。赵乃抟,周作仁,秦缜略,卓宜来,李光忠,董时进,裘开明,杨西孟,诸公济济,名繁不及备载,学问渊深,极尽一时鼎盛。然倭族阳谋,灭我中华,蚕食鲸吞,国难日深。偌大华北,竟无置一书桌之地,区区燕赵,尽是慷慨悲歌之士。抗战猝发,京畿沦陷,收拾残局,学校播迁。暂驻湖南,再徙云南,千人结队,不辞艰难困苦,万里求学,罔顾跋山涉水。困守边城,师生勤学,洒下知识救国之星火。遥念故都,日寇狓猖,更增奋勇杀敌之雄心。八年苦撑,终见王师北定中原日。四海英贤,重聚北大沙滩红楼中。赵迺抟,周炳琳,周作仁,老北大之元勋;蒋硕杰,陈振汉,严仁赓,经济系之新兵;樊弘,宋作楠,朱炳南,戴世光,熊正文,张友仁,叶方恬,闵庆全,一时之间,荦荦大观,学者云集,群贤毕至,同谋学术救国之新路,共发经世济民之宏论。


孰料外患甫平,内战又起,经济紊乱,专制更甚。两雄相争,国党败北,旌旗变色,政权鼎革。老成持重者功未成而身已退,新进左倾者谋民主而立新功,弃资本商品如敝屣,奉马恩列斯为正宗。一九五二,高校调整,合北大、清华、燕大成一整体,集民主、严肃、活泼萃于一身。其后运动跌宕,学问无由,操场竟演为武斗之场,讲台被用作行刑之台。马寅初,率先提出《人口论》,遽遭批判;樊止平,首倡价值规律说,竟没无闻。陈岱孙,如嵩如岳,师生倚为砥柱。赵廉澄,勤勤恳恳,老树叶茂根深。十年文革内乱,终告破产;卅载计划经济,转轨畅行。改革开放重启经济强国之路,市场经济导引民族复兴前程。浊浪滔滔,几多英雄人物容颜改。时变纷纷,惟此经世济民志不移。


于今回望,北大经济学科虽已百岁高龄,生机无限,正是持续发展之时。拭目今朝,中国改革开放步入深水雷区,学术兴国,恰为经世济民之地。言念及兹,若有所悟:经济兴,则国运兴;国运兴,则经济学兴。此情此理,百世不易。欣逢北大经济学科百年华诞,谨以无锋无颖之笔,撰半文半白之文,略叙史事,察往鉴今,聊表祝贺之意。祝曰:

巍巍华夏赤子,经世济民常念。书生救国有路,志士捐躯无憾。多少学术前辈,甘守青灯黄卷。更有莘莘学子,遨游学海书山。惠我茕黎无暨,出世入世之间。忍看时光飞逝,留得青史篇篇。今日隆行庆典,百年再望百年。经济已成显学,明朝柱国参天。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