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回忆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校友 >校友回忆
王梦奎:郁达夫与北大经济系 ——北大旧事续记

2015-11-19   


郁达夫(1896—1945),名文,字达夫,原名郁文,出生于浙江富阳满洲弄(今达夫弄)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现代小说家、散文家、诗人代表作有《沉沦》《故都的秋》《春风沉醉的晚上》《过去》《迟桂花》等。

郁达夫在文学创作的同时,积极参加各种反帝抗日组织,先后在上海、武汉、福州等地从事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并曾赴台儿庄劳军。

1938年底,郁达夫应邀赴新加坡办报并从事宣传抗日救国,星洲沦陷后流亡至苏门答腊,因精通日语被迫做过日军翻译,其间利用职务之便暗暗救助、保护了大量文化界流亡难友、爱国侨领和当地居民。1945年8月29日,在苏门答腊失踪(后来默认45年为其卒年),终年49岁。

1952年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追认为革命烈士。

郁达夫的一生,胡愈之先生曾作这样的评价:在中国文学史上,将永远铭刻着郁达夫的名字,在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纪念碑上,也将永远铭刻着郁达夫烈士的名字。

郁达夫先生曾在北大经济系任教


我在《北大旧事》一文中,曾引述2002年9月9日致张友仁教授的信,说:“您在文章中提到,郁达夫曾在北大经济系教统计学,我过去闻所未闻。我所读过的介绍郁的文字,亦不见提及此事,不知何故。郁的较为详尽的传记,不知是否有此记载。”(2003年8月22日《文汇读书周报》)

图为郁达夫


这里说的,是张友仁教授所写的怀念马寅初先生的文章。收到我的信后,他于9月15日复信说:

“郁达夫先生在北大经济系任教一事,文献上没有见到,是樊弘教授亲口说的。郁达夫先生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留学归来后,受聘为北大经济系讲师,开设统计学课程。樊弘教授是当时听该课的学生。


“樊弘教授说:‘郁达夫上第一堂统计学课时就说,我们这门课是统计学,你们选了这门课,欢迎前来听课,但是也可以不来听课。至于期终成绩呢,大家都会得到优良成绩的。’这些话给樊弘教授留下很深的印象,大约五十年后,他还生动地向我说及此事。”

图为樊弘教授


樊弘教授也是我的老师。他于1935年到英国留学,正是凯恩斯走红的时候。樊弘先生于1939年发表论文《凯恩斯与马克思论资本积累、货币和利息》,是我国最早研究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学者。这篇论文,到1968年还被美国出版的《马克思和现代经济学》一书收录,并被芝加哥大学列为学生必读的参考文献。樊对凯恩斯有所批评,认为他对马克思的经济学说进行了有意无意的歪曲,甚至认为凯恩斯知道的马克思知道,而马克思知道的凯恩斯并不知道。据《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录》一书所记,凯恩斯本人研究了这篇文章并同意发表。[①、②《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454—457页、第3—6页。]若果如此,亦可见凯恩斯学术上的气量。但张友仁教授在给我的信中说,樊弘先生告诉他,论文是送给英国一家理论杂志主编、著名经济学家希克斯请求发表并获准的。两说未知孰是,姑且并记于此。


我在北大学习期间听过樊弘先生讲授西方经济学,和他有过一些交往。樊先生教学认真,对学生很热情,常亲到学生宿舍进行辅导。我当时翻译《政治经济学中的主观学派》一书,是他向人民出版社推荐的。他说,“诗从放屁始,文从胡说来”,给了我很大的启迪和鼓舞。我现在经常拿他的这句话来鼓励年轻人。樊先生以耿直著称,解放前是积极反蒋的著名民主教授,北平初解放时参加中共中央为民主人士举行的招待会,毛泽东称赞他是“社会科学家”,之后周恩来又会见和宴请过他。樊是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初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命运多舛,屡因直言而遭坎坷,候补党员几年不能转正,教学行政职务也由经济系主任而降为政治经济学教研室主任,1959年反右倾运动中教研室主任也被免掉了。他感到委屈,交出私人日记以表明心迹,因记有“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而遭更猛烈批判。他抗辩说:“我这么大委屈,只有这么一点牢骚,是个很好的共产党员。”“文化大革命”我已离开北大,据说批判大会喊“打倒樊弘”时,他挣扎着抬起头,高呼:“樊弘不能打倒!”。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是不难想像的。1973年我从“五七干校”回来,到北大燕东园住所看望他,蒙他盛情款待,说起几年来的遭遇,不胜感慨唏嘘。他说已上书周恩来总理,请过问他的事。他哪里知道,当时周即使不是病入膏肓,也不大可能过问他的事了。樊弘先生于80年代中期去世,生前总算得到平反。他始终对凯恩斯主义持批评态度,逝世前出版了他最后的著作《凯恩斯有效需求原则和就业倍数学说批判》。他也给我讲过一些北大旧事,但并未说及郁达夫在北大任教一事。


话说远了,言归正传。因为篇幅的考虑,未能把张友仁教授的复信和《北大旧事》一同发表。不久即收到《文汇读书周报》编辑部转来浙江海洋学院中文系韩伟表副教授的信,指出郁达夫确曾在北大经济系任教,并复印郭文友著《千秋饮恨——郁达夫年谱长编》一书40多页见赠。读者的热情和编辑部的认真负责使我深为感动。为报答读者和编者的好意,并弥补前文之不足,乃利用国庆节假日,阅读了作为大型“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之一种的《郁达夫研究资料》和日本人写的《郁达夫传记两种》,以及其他一些史料,明白了郁达夫在北大经济系任教始末。


郁达夫1923年9月(一说10月)到北大任教是陈豹隐(启修)推荐的。陈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1919年受蔡元培之聘到北京大学法商学院任教授,讲授财政学和统计学。“五四”运动后在北大开设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概论,并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资本论》研究组担任导师。值得一提的是,1930年3月由上海昆仑书店正式出版发行的陈译《资本论》第1卷第1分册,是《资本论》最早的中译本。此前《资本论》最早的部分中译文字,是1920年费觉天译的《资本论自叙》即《资本论》第一卷序言,载于上海《国民》月刊第2卷第3号。陈解放后曾任民革中央常委和全国政协常委,四川财经学院教授,1960年去世。[③、⑤、⑥《郁达夫传记两种》,浙江文艺出版社1984年版,第222页、259页、54页。]

图为郁达夫及其手抄报


1923年陈豹隐受北京大学派遣到欧洲视察和讲学。因为曾在苏联东方大学学习几个月,有文献说是赴苏留学。推荐郁达夫的原因,或许同郁的学历有关。郁达夫1919年11月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经济学科学习,1922年3月毕业,获经济学学士学位,和陈是前后同学。进入经济学部时,郁曾赋《新秋偶感》七律一首:“客里苍茫又值秋,高歌弹铗我无忧。百年事业归经济,一夜西风梦石头。诸葛居常怀管乐,谢安才岂亚伊周。不鸣大鸟知何待,待溯天河万里舟。”[④、⑧、⑨《郁达夫研究资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681—684页、107页、202页。]毕业论文的题目曾计划写《中国经济史》或《中国外交史》,[⑦、⑩、⑾郭文友:《千秋饮恨——郁达夫年谱长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491页、510页、546页。]还打算写《中国货币史》。可见对于经济也有过一番抱负。应该说,郁达夫这样的经济学科班出身的留学生,胜任北大经济系课程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郁达夫别有志向。他有很好的旧学功底,十几岁即写得一手好诗,是旧体诗写得最好的中国现代文学家之一。留学期间阅读一千部左右的外国小说,毕业前以创作小说《沉沦》而一举成名。回国前即与郭沫若、成仿吾等组织文艺团体创造社,接到北大聘请时正在上海办《创造季刊》、《创造周报》和《创造日》,积极从事文学创作和文学活动,正是大展宏图之时。转而到北大教书,是因为经济困窘,在当时的中国不能以作家立身。


郁达夫在北大经济系的职称是讲师,每周两小时统计学课,月薪30多块钱。同时在北平平民大学和国立艺术专门学校兼课。他所结交的,是鲁迅、周作人兄弟这样的文学界名流,以及一些文学青年。当时北大学生、后来成为著名学者和诗人的冯至写的《相沫与相忘——忆郁达夫在北京》中说:“上课钟响了,郁达夫走上讲台,……说:‘陈启修先生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我们讲的是从同一个老师那里得来的,所以讲的内容不会有什么不同。’说得那样坦率,我感到惊奇。……从来没有从一位教员或教授口里听到过这类的话。这对于那一本正经、求知若渴的经济系同学无异泼了一盆冷水。而且刚过了半个钟头,他就提前下课了,许多听者的脸上显露出失望的神情。”这可同樊弘先生的回忆相佐证。


当年和郁达夫往来的陈翔鹤在1947年写的《郁达夫回忆琐记》中说,郁曾在他面前发牢骚:“谁高兴上课,马马胡胡的。你以为我教的是文学吗?不是的,是‘统计学’。统什么计,真是无聊之极!”这也可以作樊弘先生回忆的佐证。


郁达夫1927年在《五六年来创作生活的回顾》中说:“受了北大之聘,到北京之后,因为环境的变迁和预备讲义的忙录,在一九二四年中间,心里虽然感到了许多苦闷焦躁,然而作品终究不多。”他在写给郭沫若和成仿吾的信中说:“我一拿到讲义稿,或看到第二天不得不去上课的时间表的时候,胸里忽而会咽上一口气来,正如酒醉的人,打转饱嗝来的样子。”“精神物质,两无可观,萎靡颓废,正如半空中的雨滴,只是沉沉落坠。”


郁达夫1925年2月离开北大。他走得对。如果郁达夫囿于所学专业而固守于北大,北大或许会多一名并不怎么出色的经济学教授,而中国将会失去一名优秀的作家。那就是国家的不幸了。

(2003年10月7日)

本文作者王梦奎(下图),1938年生。河南温县人。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共第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五届中央委员。长期从事经济理论和政策研究,参加过党和国家一些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主要著作有:《两大部类对比关系研究》、《我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论厂长负责制》、《王梦奎选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通货膨胀的成因和对策》、《谈书说文》、《中国经济的回顾和展望》、《世纪之交的中国经济》、《翠微居杂笔》、《在经济转折中》、《前言后语》、《我看中国经济》、《王梦奎九十年代文选》和《王梦奎文存》1—6卷等;编辑出版有《怎样写文章》等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