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园书话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校友 >燕园书话
孙祁祥:让我们快乐、优雅地老去

2015-11-20   


开卷有益——

北大经院校友办与北京大学出版社合作,定期推送经济学书籍的书摘、书评等。


本期为大家推荐的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孙祁祥教授的《跬步集》。


10月17日,在中国保险报业股份有限公司主办的“2014中国保险年度人物”颁奖仪式上,孙祁祥教授再次获评“中国保险年度人物”,在她长长的荣誉和奖项清单中再添一笔。在2010年获选“中国经济女性年度人物”时,颁奖辞是这样评价她的:“作为一名上过山、下过乡、做过工、留过洋的杰出女性学者,她阅历丰富且多才多艺,实现了女性气质和学者风范的完美结合。”也许正是这份女性气质,使她在严谨的治学中总是不时表露出令人亲切的人文关怀。这里我们选取孙老师的一篇有关中国养老问题的美文,与大家分享。


老人构成自然生命的完整意义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是一个千古的命题,并且见仁见智。我认为生命意义可以从自然和社会这两个不同的角度来诠释。众所周知的奥斯特罗夫斯基的名言是这样解释社会生命意义的:“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就能够说:我已把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而从自然生命的角度来说,我认为生命意义是指:生老病死构成人类自身的新陈代谢与健康发展。也就是说,没有死亡,就没有新生;没有老人,就没有婴儿。从童年到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正是老人构成了自然生命中生命的完整意义。我相信,当我们看到老年人在生态环保、社会和谐的环境中里健康长寿,当我们能看到三世同堂、四世同堂甚至五世同堂的幸福照时,这种感觉会更加强烈。


尊重生命必须尊重生命的全过程。生命的每一个过程都是美好的:婴儿的童趣、少年的狂野、中年的潇洒、老年的神闲,这是一个完整生命的构图。既然生命是由一个个过程所组成的,那么,尊重生命就要尊重生命的全过程,而由于“老人”对社会曾经做出贡献和在晚年时由于“心有余而力不足”而透出的那份“无奈”,他们有千万个理由得到更多的人文关怀。应当说,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正在这个阶段才更能体现出来:全社会对老人的珍重就是对文明的膜拜;年轻人对老人的善待,就是对自己的钟爱。


养老产业应当是一个惠需方、利供方的产业


对老人最大的善待是能让他们能够享受快乐感、具备安全感、消除孤独感。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现代医疗技术的进步,我们早就看到这样的一个现实,即人的寿命越来越长,由此可能带来因为超长存活而产生财务资源匮乏的问题,就像小品《不差钱》中赵本山和小沈阳所调侃的那样:“人还活着,但钱没了”。不过我认为,钱固然重要,但它并不是养老问题的全部。现实生活中不乏这样的实例:许多老人并不缺钱,但他们活得并不快乐,因为他们感觉孤独、感觉被“边缘化”了,对许多事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无疑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老人的生活质量。因此说,养老不是简单的一个现金问题、财务资源问题。在华盛顿爱瑞克斯养老社区访问时,一位80多岁的老人告诉我,他是5年前搬到这个养老社区来的,而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比5年前还好。问其原因,他说营养、体能训练当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就是感觉快乐,在这里,能够经常与人交流,参与包括在老年大学学习,进行书画、工艺等各种活动等。在太阳城养老社区,我们见到一位带着船型小帽、穿着艳丽、谈吐风趣、慈祥可爱的百岁高龄妇女。尽管她脸部的皱纹透露出岁月的沧桑,但她发自内心的喜悦和自然流泻出来的快乐无不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惊讶:老,原来也可以如此美好!


由自然规律所决定,老人不可避免地会在体能、机能等方面逐渐衰退,并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但如上所述,如果老人能够享受快乐感、具备安全感、消除孤独感,衰老的速度和形式会出现很大的差异(我有一个已经高龄的父亲,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我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而养老社区则比独居养老、家庭养老更好地具备了让老人享受生活的这些要素。在华盛顿养老社区,当我正在与一对老年夫妇攀谈时,社区创始人约翰恰好走过来,夫妇俩对他竖起大拇指,感谢约翰为他们提供了如此好的居住、生活条件。当看到满脸绽放灿烂笑容的约翰陶醉在人们对他的赞美中时,我在想,爱瑞克森养老社区不是慈善机构,不是救济场所,居住者需要缴纳不菲的入住费和月租费,但老人们对“约翰们”由衷的感激表明,随着老龄化速度的加快,老龄人口的规模将越来越大。如果做得好,养老产业无疑应当是一个惠需方、利供方的庞大产业。老人们快乐幸福了,不仅会使其疾病减少,而且能够大大减轻子女的身心负担,由此提高工作效率,提升整个社会的劳动生产率,这就是市场机制的功能。正如亚当·斯密200多年前所说,每个人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增进了整体的社会福利。


中国的养老之路应当怎样走?


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和医疗技术手段的提高,加上巨大的人口基数和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等因素的交织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未富先老”的中国比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养老问题都更加严峻,庞大的老龄人口将成为决定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各种重要因素中的重中之重。但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社会养老问题很不乐观。虽然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许多城市已经有了一些养老机构,但总体来看,它们在环境、设施、服务等方面离老人的要求都有较大距离,因此实施效果很不理想(毋庸讳言,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有很大的影响),而一些居家养老社区对老人服务的照顾和帮助则是在政府的倡导和政策引导下,由某些机构和组织来实施的,这种既非自发也非赢利的“帮助与照顾”性质,很难让其有持续下去的财力和动力。因此我认为,大力发展商业性的养老社区是中国解决养老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让需求者“体面生活”的同时,又使供给者能“体面赚钱”,才能由此形成供给与需求的良性循环,保持可持续发展。


除非发生意外,每个人都会经历“老”的过程――虽然“老”的状态可能因人而异。既然老是无法抗拒的,但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是可以选择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去选择一种更好的方式?要我选,我就选快乐、优雅地老去!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政府、社会、家庭的共同努力,而商业养老社区应该是最理想的选择之一。

(本文选编自孙祁祥著《跬步集》,图片来源于网络。)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