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发展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学院新闻
北大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教授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

2017-03-08   

2017年2月27日,全国妇联向社会揭晓2016年度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共10名),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教授获此殊荣。

作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百余年历史上的首位女院长,孙祁祥教授锐意改革、不断创新,使学院的发展迈上一个又一个新台阶,使北大经济学院成为我国经济人才培养和经济学科持续繁荣发展的重镇、政府决策部门的重要智库、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她长期潜心致力于学术研究,教学科研成就卓著。孙祁祥教授是我国风险管理与保险界的学术带头人,更是美丽燕园中“最受学生爱戴的十佳教师”。

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是经过严格规范的程序,从历届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的优秀女性中选拨出来的,她是中国女性的最高荣誉。在此,衷心祝贺孙祁祥教授,孙祁祥教授的事迹定能激励更多女性弘扬“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精神,创造一流业绩,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展现中国女性的风采;同时也激励所有“北大经院人”不忘初心,齐心协力,再创学院新百年的辉煌!




秋风万里出芙蓉——记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孙祁祥

(信息来源: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编者按:在2017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即将到来之际,全国妇联于2月27日决定授予关改玉等10位杰出女性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其中就包括教学科研成果卓著、国内风险管理与保险界学术带头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获此消息后,记者采访了孙祁祥教授,希望她的经历和事迹给女性和青年朋友们启示和激励,从而自觉弘扬当代女性和青年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时代精神。

孙祁祥出生在湖南,那是人杰地灵的“秋风万里芙蓉国”。

衡山巍巍,洞庭浩渺。和这片山明水秀的土地一样,所有见过孙祁祥的人都不会吝惜溢美之词:美丽、优雅、独立、担当……

这个上过山、下过乡,当过知青、干过话务,北大经济学院百年历史上的首位女院长,国际保险界最高领奖台上的“湘妹子”,如同清水芙蓉一般,卓然而独立,在秋风万里中书写着人生的绚丽篇章。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1973年,孙祁祥高中毕业,成为当时“上山下乡”大潮中的一朵浪花。

近4年间,作为知青队长的她干遍了南方农村几乎所有的农活。刚下乡第一次去公社挑种子粮,她和队友担着50公斤的担子走了20多里,肩头磨破了,渗出的血水把她的衣服和皮肉黏在了一起。“春插”时,每天4、5点就要去扯秧,田里的水冷得刺骨;“双抢”季节,温度经常高达40度,她必须忍着蚊虫蚂蝗的叮咬,抢收稻谷……

带队的老农在讨论孙祁祥入党的小组会上这样评价她:“小孙这孩子能吃苦!”

“我曾经诅咒过那个年代,它让我们经历过许多不公与痛苦。但我也得感谢那个年代,它让我学会了自立、自尊与自强。”孙祁祥把这段艰辛的生活当作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1979年孙祁祥参加高考。选择大学专业的问题来到了她的面前。孙祁祥从小的语文成绩一直很好,对哲学也有兴趣,“唯独对经济学没有概念”。

在向父亲征求意见时,父亲的建议认真而中肯:“改革开放,国家肯定需要经济人才,学经济学吧。”


孙祁祥接受了父亲的建议,以第一志愿报考了兰州大学经济系。硕士毕业留校工作3年后,她又转投北大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教授门下,攻读经济发展战略方向的博士学位。

1992年,孙祁祥带着“首届北大研究生学术十佳”的称号顺利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并在次年出任经济学院新增的保险学专业主任。

1995年,孙祁祥从国外学习回来。猎头公司开出了30万人民币的高薪“挖”她。当时月薪只有400多元的孙祁祥说:“不是说地球离了谁不转,但我当初出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回来建设北大保险学科。为了个人目的离开这项工作,不符合我做人的原则。”

经过20多年的辛勤耕耘,孙祁祥已成为国内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界公认的学术带头人。

由她和中国保监会政研室负责人共同主持的《中国保险业“十五”发展规划》成为指导中国保险业2001-2005年发展的重要文件。由她任首任主任的北大保险学专业先后被批准成为国家级“质量工程”的“特色专业”以及北京市级“质量工程”的“特色专业”。由她牵头设立的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CCISSR)连续三届蝉联“北京大学优秀科研中心”称号,成为国内外政、产、学、研交流的重要平台。由她撰写的《保险学》先后获得“教育部推荐教材”“北京市精品教材”、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国家级规划教材,一版再版,被国内数十所高等院校的保险金融专业选作指定或推荐教材。

她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连续十多年担任国际保险学会(IIS)学术主持人的亚洲人,是第一位应邀在美国风险与保险学会(ARIA)年会上(1996年)宣读学术论文的中国大陆学者,是第一位作为人物介绍出现在“美国风险与保险学会”会刊上的亚洲人。外国同行评价她“具有将中国保险教育和西方保险教育完美结合的非凡能力”。她还是亚太风险与保险学会(APRIA)的前任主席,经常受邀去国外的大学、研究机构和学术团体进行讲学和交流,其学术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为推动中国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界的对外学术交流起到了探路人和领路人的作用。2014年6月,孙祁祥因其杰出的学术成就及对保险业的贡献,荣膺国际保险界最高奖——“约翰•毕克利奖”,成为自该奖1972年设立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学者和女性获奖人。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2007年7月7日,孙祁祥在北京大学200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这样告诫即将离开校园、走上社会的同学们。

孙祁祥教授在北京大学毕业典礼上致辞

“没有我的父母,就没有现在的我。”

在身边人的眼中,孙祁祥是北大教授,是一位经济学家,是北大经济学院的第一位女院长。可在她的心里,自己首先是一个女儿。

谈起自己的父母,孙祁祥感念良多。

父亲孙子明是一位1938年参加革命的老战士。 在父亲身体还好时,几乎不跟他们兄妹谈起当年的峥嵘岁月。后来还是在父亲病重以后,孙祁祥才从父亲的一些老战友那里了解到父亲在战争年代的一些故事。其人低调如斯!

文革期间,父亲在岳阳地区铁厂担任党委书记时,一天在厂外偶遇一老乡。老乡问父亲在铁厂做什么工作,父亲反问他:“你看呢?”老乡说:“炊事员?”父亲说:“你好眼力,猜对了!”其人豁达如斯!

孙祁祥的母亲病故后,父亲与继母结为伴侣。继母后来糖尿病进入晚期,80多岁高龄的父亲坚持亲自照顾老伴:一周几次送她去医院做透析,洗衣、做饭……无微不至。继母去世以后,父亲廋到脱形,但无怨无悔。其人深情如斯!

谈起父亲的故事,孙祁祥如数家珍。父亲如同永不熄灭的灯塔,发出温暖、明亮的光,陪伴着孙祁祥一路走来。

孙祁祥的母亲也是年少参军,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颇明事理。孙妈妈常常教导女儿说“不说别人的闲话,也不要跟别人比,做好你自己”。孙祁祥对此牢记心头,做人做事绝不斤斤计较,乃至一直被人评价“做人大气,不像个‘女人’”。

妈妈告诉女儿“读书是有用的”。于是孙祁祥一直都保持着读书的习惯。她说,从读书到教书再到写书,她大半辈子都在与书籍打交道,不敢说“嗜书如命”,但对书绝对是“情有独钟”。她认为,读书的功力之大,大到能让一个人从愚钝变为开化,从粗俗变为高雅,从平庸变为睿智,从羸弱变为强大。她强调,读书更多的是为了内心的平和,为了思想的深邃,为了精神的富有。

“平凡、朴实、伟大……”孙祁祥用这样的词汇形容她的父亲母亲。父母“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的教导,成了孙祁祥一生的行事原则。

前些年,她每天再忙都要给父亲打个电话跟他聊天,“因为怕他孤独”。2014年4月父亲中风后出现语言障碍,她每次只能通过保姆把手机放到父亲耳边叫一声“爸爸”。父亲的保姆称她是“所见到的最孝顺的女儿”。可孙祁祥难掩脸上的落寞与遗憾:“‘最孝顺的女儿’又怎么样呢?一年也见不了他几次,工作太忙……”

2015年9月,孙祁祥作为北京市优秀女性代表受邀去天安门观礼台参观阅兵仪式,但她打心眼儿里认为:“我是代表父亲去的。”
“父亲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他的坚毅、勇敢;磊落、坦荡;自律、谦逊;正直、善良,是我一生追求的‘标杆’。能成为他的女儿,我是何等的幸运、何等的骄傲、何等的自豪!”孙祁祥在为父亲制作的《永远的战士,大写的人生——孙子明先生九十华诞专辑》中这样写道。

孙祁祥教授和父亲在一起

“女子自立,方能更强。”

在经济学院一楼大厅会客区的墙面上,悬挂着北大经济学院这所著名学府百余年来各个时期院长(主任)的照片,孙祁祥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经济学界,男性更占优势,诺贝尔经济学奖至今只有一位女性得主,国内顶尖经济学家中女性也是寥寥可数。

百年学府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院长、首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荣膺“约翰•毕克利奖”的女性学者、首都女教授协会会长、中国经济女性年度人物……作为经济学界的铿锵玫瑰,孙祁祥实现了女性气质和学者风范的完美结合。

“女性的价值,就是自我存在和自我实现的价值。”孙祁祥说。

少年时遇到的不公、上山下乡的磨炼、负笈求学的艰辛……孙祁祥在自立自强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走得淡定、走得坚实。
儿时部队来招小兵,她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却因为“鼻炎”未被录取。父亲的老战友、招兵部队领导把实情对孙祁祥的父亲和盘托出:“真正原因是‘政审’没通过,因为你是走资派、地主出身。”除此之外,她在入少先队、入团入党时都因为“出身不好”而屡受“考验”。

下乡时,她每天第一个出工,最后一个收工,顺利入党;做话务员时,她不仅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还常常帮助接通被搁置的电话。由于工作出色,短短3年,她从一名普通话务员成长为政工干部;作博士论文时,她骑着自行车穿梭在资料室、研究所和图书馆之间,焚膏继晷,完成了24万字的论文手稿,论文最终获得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奖;留校任教后,为了编写保险学的教材,她殚精竭虑,甚至买菜、走路、睡觉时都在考虑书的内容,《保险学》出版后得到了学界前辈的高度评价,获奖无数,成为国内最畅销的教科书之一。

孙祁祥的自立自强让她获得了成功,她对女性价值的思考也从未停歇。

她看来,独特的女性话题来源于千百年来人类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女性争取自己权利的斗争。从中国古代女人缠足到非洲一些国家至今保持的女性割礼的恶习,从各种对女性的摧残和歧视中我们看到了妇女解放运动的伟大意义;从莎士比亚的名著《哈姆雷特》中“弱者,你的名字是女性”的贬评,到毛主席对“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称颂,我们从历史变迁中看到了女性的伟大力量。人类发展的历史业已表明,妇女发展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衡量尺度,是人类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她坚信,中国六亿妇女的自尊自信、自强自立,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最坚实的基础之一。

她在各种场合对女性同胞谆谆叮嘱:善待自己,常怀感恩之心;每天三省吾身自己是否足够努力、足够优秀;做最好的自己,活出自己的精彩……

“如果每位女性都能自尊、自立、自强、自信,都能做最好的自己,都能善待自己,都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耐,那么,由每一个体所组成的女性集体就必然是坚不可摧的。” 2011年3月,她在第八届中国经济女性发展论坛上说。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系)历任院长(系主任)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除了女性,孙祁祥最关注的另外一个群体是青年学生。在众多荣誉中,孙祁祥最珍视、最在意的是北京大学“最受学生爱戴的‘十佳’教师”。

从本科毕业到博士毕业以后的多年中,孙祁祥不乏去政府机关工作的机会。在此期间,也有很多公司来“挖”她,但都被她一一婉拒。“‘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一种幸福。这种感觉可能是很难从别的职业中体会到的。”孙祁祥说。

从1986年她硕士毕业留在兰大教书开始,她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亲自培养的研究生、博士生和博士后就有100多位,他们都已成为各行各业的栋梁。

尽管工作很忙,孙祁祥仍然会抽空和自己担任导师的本科生谈心,了解同学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

目前,“90后”“00后”正在成为大学校园的生力军,“利己主义”“以自我为中心”成为社会给这一代人打上的标签。孙祁祥却非常看好新一代年轻人。她认为,以前每个家庭有好几个孩子,而现在许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这些独生子女的所谓“自我中心意识”可以说是当下时代和特有家庭构成赋予他们的,我们不能因此完全指责孩子。她说她身边现在就有许多敬业爱岗的“90后”,相信当国家和社会需要他们的时候,这些“90后”一定会挺身而出。

但她告诫“90后”:人的一生非常短暂,如果每天只想着自己,愉悦感不会持久;为他人和社会奉献,会觉得幸福快乐。

孙祁祥在2016年8月给新生的信中写道:我希望你们“感恩你所得,奉献你所能”。

在一次师生、校友聚会时,一位已经毕业的学生发言说:“孙老师可以说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毕业这些年来,每当有困难的时候,我就会去翻翻本子,回想一下在校时孙老师对我们说过的话。”

“我是一个特怕辜负别人信任的人。学生这样说,我一方面特有成就感和幸福感;但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好有压力。我必须要做好自己,对得起学生对我的信赖。”孙祁祥说。

孙祁祥教授和学生座谈


(文/北大新闻中心记者 高雷 李涛  编辑:安宁 图/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附:相关链接
【新华社】
《跬步千里燕园芳华--记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孙祁祥》


【人民日报】

《最爱是教书(时代先锋)——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

【经济日报】

《从女学霸到百年学院掌门人》


【中国妇女报】

孙祁祥:站上保险专业领域最高领奖台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