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发展

教授观点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教授观点
薛旭:特朗普的经济牌很难打

2017-03-13   

特朗普开启了美国新的时代,就任总统签署的第一份总统行政令,矛头直指前总统奥巴马引以为傲的医改法案。要求各联邦机构,要最大限度减少奥氏医改法带来的经济负担,不得再为扩大这部法律的普及面而发布新规,要求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推迟实施奥氏医改法中任何可能给各州政府、医保提供方以及家庭和个人带来“财政负担”的条款等。部分学者认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了。

这种担忧或许是过虑的,尽管选举期间舆论界认为特朗普很疯,这其实是假象,作为美国20世纪后期最成功的地产商,他的深层理性是客观存在的,而他的超级富豪班底,更是商业分析与谈判的高手,在整个美国对外经济调整的过程当中,特朗普的基本经济政策,必然受制于美国经济现实的约束,在调整空间不大,调整必要性不很充足,贸然调整弊大于利的背景下,美国的微观经济政策的调整,更应该是局部与微观的调整。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政策,更多是一种谈判前的要价与策略。

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第一个约束,其实是美国富豪的利益和要求,与奥巴马政策最大的不同在于,特朗普是希望通过保住富人的收入,带动穷人的增长,而奥巴马则是应用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政策,希望让富人,多承担美国社会良好运行的成本和负担,来解决美国社会问题,如大面积提高医保比例。特朗普的这样一个政策的局限性,就使得它在基本财政方面,必然要采取减税政策,而迫于华尔街的压力,他也不得不继续采取强势美元政策,以支持美国金融产业在全球的领导地位。既要减少财政收入,又要保住强势美元,还要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这些都决定了美国不可能采取牺牲效率,闭关锁国,保住就业的政策,对外经贸政策只能是局部调整。

首先,特朗普公布的未来经济政策目标,包括未来10年内新增2500万个就业岗位、推动经济实现4%的年增长、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等。这些目标,有些对经济短期没有任何影响,如TPP,而未来10年内新增2500万个就业岗位这个目标,是根本不需要实现的目标。美国现有人口不过3.1亿,劳动年龄人口(15~60岁)只有2亿,目前的失业率不到5%,考虑到美国人口只是略微增长,加之特朗普收紧的移民政策,所以未来十年,美国需要就业的失业人口,只有1000万左右,如果现在的工作岗位不再流失,再额外创造出2500万就业岗位,美国将立即陷入劳动力短缺的窘境。

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第二个约束,是美国的经济结构。特朗普批评中国抢走了美国1000万个就业机会,这是一种表演式语言。如果中美贸易逆差测算,则美国损失了717万个工作机会。但问题是,特朗普如果向中国征收45%的关税,他就能把这些工作都转移到美国了吗?这是完全做不到的。原因在于,还有第三国向美国进口。

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当中,相当部分是美国由于工人工资过高,而没有条件生产的劳动密集和知识含量较低的制造业,如家具玩具、纺织品及原料和贱金属及制品,分别居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的第二、第三和第四位。而2015年美国进口的中国家具玩具、鞋靴伞等轻工产品和皮革制品箱包占美国进口市场的59.9%、64.3%和58.4%,尽管看起来,有绝对竞争优势,但是还有41.1%的家具玩具,35.7%的轻工产品和41.6%的皮革制品箱包,来自于其他国家,如墨西哥、越南、印度等。

如果特朗普单独对中国纺织品工业实行高关税,那并不意味这些工业的机会转回到美国,而只是将这些工业转移到了其他国家。但是这种转移,对美国弊大于利,因为相对中国,其他国家整体经济能力有限,即使承接了中国转移过去的就业岗位,也能为这些国家增加一些收入,但并不能大幅度增加美国产品,对这些国家的出口。

如果测算一下,美国很快会明白,美国的7300亿美元贸易逆差,是美国经济结构的必然结果,无法根本消除。而在无法消除逆差的背景下,美国只要测算,每单位美国的贸易逆差,能够支持的美国高价值出口和就业,就会发现,在中国出现的每单位逆差,给美国带来的高端就业机会是远多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因为中国生活的总规模更大,购买美国高端产品的能力更强。除非美国采取完全的闭关锁国政策,不是按照国别而是按照产业征收高额进口关税,如对箱包、纺织品、家具玩具都征收45%的关税,才能把工作岗位都留在美国,但这是完全违反美国利益的政策,会遭到美国富豪乃至于中产阶级的一致反对,原因很简单,为了自己其实不需要的就业机会,牺牲高收入岗位,承受通货膨胀与美元贬值的损失。

至于对某些产品,勉强实行惩罚性进口关税。未必对中国不利。最典型的案例是,前几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的钢板征收高关税,一家在新泽西进口中国钢板加工烟囱的美国公司,发现在征收了反倾销税后,进口钢板价格很高,而在美国,也找不到合适的低价钢板供应,而美国的消费者,已经普遍习惯了他生产的相对低廉的烟囱,贸然涨价也不行,结果该商人索性把整个制造链,都转移到了中国。关掉了美国的制造工厂,在中国制造烟囱,直接运到美国去。因为这次关税的对象是钢板,不是烟囱。结果是,美国费了牛劲,但却造成了更多工作岗位的流失。

当然,上述两大约束,未必能百分之百保证,中美之间不会爆发贸易战,但是,今天全球的贸易战略,是全球所有国家的经济现实与福利的基础。不是简单的国与国的关系,而是一个多边的战略依存关系,闭关锁国的政策,意味着美国的高附加值产品,无法出口,低端制造没有效率,带来通货膨胀。美国将重回滞胀状态,并最终在全球失去自己的经济领导地位,最后,也必将带来大量失业。这样的后果,无论多疯的总统,都是无法接受的。

( 原载《第一财经日报》2017年3月12日 )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