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新闻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学院新闻
【“两会”笔谈】陈瑞:以混合所有制为突破口推动国企改革

2018-03-06   

陈瑞

北大经济学院博士后

869727808@qq.com


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的核心要素,在国家绝大多数行业和重要领域中起到支柱作用,在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中占据支配地位。据财政部统计信息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的国有企业[①]资产总规模高达140万亿元,同比增长幅度超过10%;营业总收入高达12万亿元,同比增长幅度近20%;营业利润接近0.6万亿元,同比增长幅度近40%,可以看出,国有企业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和利润均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对我国的经济总量贡献具有重要作用。同时也应清醒地认识到,国有企业仍存在较多问题,特别是企业效率不高、主营业务不突出、人员冗余较严重、产能过剩比重高,再加上经济不景气、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产生了较多效益低下的“僵尸企业”。因此,以混合所有制为突破口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对于厘清国有企业问题、弄清未来改革走向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也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处置“僵尸企业”、发展实体经济、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

混合所有制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提出,而运用于我国的现代意义的混合所有制通常被认为是由薛暮桥提出(李静,2015),他将合资经营中不同性质的混合产权统称为混合所有制,此后,其他学者从多个层面对混合所有制给与了补充,彭武堂(2008)比较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产权制度,赵晓雷(2009)分析了所有制结构决定经济运行机制。邹周(2013)通过制度比较发现,既受市场调节、又受政府调控的混合所有制能产生更好的经济效果。进一步地,冷兆松(2015)梳理了混合所有制的概念内涵及外延,余菁(2014)对有关混合所有制问题的多种理论进行了评述,王志(2015)则系统思考了中国现阶段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廖红伟(2016)对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中国的实践进行了研究。

2015年9月,国务院明确了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战略部署和总体要求,鼓励各类资本参与进来,建立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治理机制,营造良好的改革环境。第一,确定混合所有制的合法地位。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从法律意义上明确了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允许多种所有制经济资本参股、入股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融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环境中。第二,发挥国有资本的主导作用。相对于单一所有制的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用部分的国有资本引导其他非国有资本进入,不仅能扩大原有企业的生产经营规模,而且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和力量。第三,改善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水平。混合所有制企业严格按照《公司法》的要求,规范公司治理结构,健全信息披露机制,有助于改善公司治理水平(张卓元,2013)。第四,进一步推进其他所有制经济的发展。国有经济在基础设施建设、国防军事安全等战略性领域,应掌握绝对控制的地位,不宜引入其他所有制经济资本的加入(黄群慧,2013),但在其他竞争性领域,则没有必要控股。引入其他所有制经济资本参股,可以提高企业经营灵活性、市场适应性、资源配置效率,也维护了其他所有制经济在生产要素投入等方面的公平性,同时推动其他所有制经济的发展。

据WIND统计,截止到2018年2月,中国境内上市公司超过3500家,总市值超过62万亿元。境内的上市企业中,有着大量的国有控股、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这些企业资产规模均排名前列。不仅如此,在境外也有不少大型跨国的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无论从数量还是资产规模来看,混合所有制企业在中国经济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需多方面多方位给与支持。

其一,推动企业上市。产权结构多元化的公司,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首要选择。实践证明,推进企业上市是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和现实选择。利用全球各种类型的资本市场实现国有资产资本化,通过IPO首发上市、定向增发、借壳上市等方式,推动更多的国有企业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畅通国有资本流通渠道,形成融资发展、创新机制、提升管理、创造价值、回馈社会、增强竞争力的良性发展机制。

其二,强化项目合作。大量实践表明,项目合作是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应当从新组建的项目入手,在项目建设的前道工序,譬如,项目论证、立项、申报、落地等,就要有意识、有目的、有针对性地选择民营资本或外资进行沟通合作,以加快培植混合所有制经济企业。

其三,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配套改革。尤其是在人事、薪酬、劳动的配套措施,要善用职业经理人市场,增加市场化聘任管理人员的比例,减少非市场化的高管任用,改变国有企业经营管理的行政作风。在国有企业中实行市场化的用工机制和收入分配机制,防止国有企业在“减员增效、下岗分流”后回溯。



参考文献

[1]李静. 基于股权制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绩效研究[D].山东财经大学,2015.

[2]彭武堂: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研究[M].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102-104.

[3]赵晓雷:新中国基本经济制度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56-57.

[4]邹周:混合经济体制研究[M].西安:陕西出版传媒集团三峡出版社,2013:133-135.

[5]王志. 对现阶段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几点思考[J]. 改革与战略,2015,31(01):53-55+86.

[6]冷兆松:“混合所有制经济”概念的形成、发展及其核心内涵[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5(9):1-4.

[7]余菁. “混合所有制”的学术论争及其路径找寻[J]. 改革,2014,(11):26-35.

[8]廖红伟,丁方. 产权多元化对国企经济社会绩效的综合影响——基于大样本数据的实证分析[J]. 社会科学研究,2016,(06):29-36.

[9]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 张卓元. 为什么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N]. 湖北日报,2013-12-23(013).

[10]黄群慧. 新时期如何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J]. 行政管理改革,2013,(12):49-54.


附:作者简介:

陈瑞(1990-),男,汉族,江西抚州人,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联合在站博士后,美国普渡大学统计系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产业经济、货币经济。曾在CSSCI以独立作者、第一作者、第二作者兼通讯作者发表文章数十篇,在南大核心期刊发表文章近十篇。

本科就读于重庆大学材料成型与控制工程专业,硕士就读于机械科学研究总院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博士就读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专业,并于普渡大学统计系访问学习。 



[①]指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包括央企及下属单位企业,还有地方国有及控股企业。但此处统计不包括国有金融类企业。



 

环球网两会专栏                                                 北大经院官微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