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新闻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学院新闻
【“两会”笔谈】吕随启:东北经济困局:现状、原因与建议

2018-03-20   

吕随启

北大经济学院副教授

lvsuiqi@pku.edu.cn


一直被比喻为“共和国长子”的东北地区,近些年经济遇到了难以克服的瓶颈。为了振兴东北经济,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各界人士也纷纷踊跃出谋献策,对于东北经济的前景充满了焦虑和期待。也正是由于这样一种原因,每年两会,东北地区的发展问题都备受瞩目,营商环境、乡村振兴、所面临的困局值得思考。

目前,东北经济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1)经济增长乏力。事实上近年来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在全国排名一直比较靠后,其中辽宁2016年GDP甚至负增长。(2)人口危机。东北三省现在面临着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东北地区生育率极低,人口增长趋于停滞。老龄化的一个后果就是严重的养老负担,老龄化的另一个后果就是青壮年劳动力的匮乏。(3)人才流失。近年来东北地区人才流失严重,高学历、能力强的年轻人,从东北流向了关内地区。(4)官僚主义横行与腐败问题。辽宁人大贿选案震惊全国,反映了东北三省的腐败问题。(5)营商环境恶化,“雪乡宰客事件”、“毛振华事件”以及“投资不过山海关”等使东北经济环境的口碑更加雪上加霜。

造成当前东北经济困局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计划经济后遗症。新中国成立之初,面临百废待兴、工业基础薄弱的局面,计划经济可以集中优势资源,快速建立完备的工业体系,加速国民经济的恢复以及工业化的进程。这一时期,东北地区由于具有雄厚的工业基础,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政策向东南沿海倾斜,效率低下、激励不足等计划经济的问题日益突出,东北三省转型速度相对滞后,市场经济发育不足。没能发挥市场经济体制的优势,大国企居多,失去了政策上的优势却政策依赖严重,民营企业数量本来就少却又缺乏成长空间。再加上官僚主义、思想腐败等问题的存在,使东北经济陷入恶性循环。

第二,计划生育后遗症。作为大型的重工业基地,东北拥有大量的矿产、石油等资源,这是许多垄断性大国企比较集中的重要原因。在这样一个国企主导的体制内,那个时代超生的代价就是失去稳定的工作,家庭生活有可能遭到毁灭性打击。正是由于这一原因,相对而言,计划生育在东北地区执行的更加彻底。这不仅导致了劳动力的缺失,而且产生了严重的人口危机和老龄化问题,成为东北经济发展的一大制约因素。

第三,地理气候原因。从地理上来看,东三省周边毗邻俄罗斯、北朝鲜、蒙古,没有一个可以相互依托相互促进的经济发达地区。在有限的对外贸易中,黑龙江吉林周边没有出海口,产品运输成本相对较高。尤其是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经济衰落不止,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更是一片萧条,中俄贸易往来凋零。就气候而言,山海关分割了关内关外,出了山海关气温明显下降,越往北气温越低。每年冬天气温低的时候土地都是冻住的,土木建筑活动无法进行,太冷了人的生产积极性会下降,每年的取暖费用也是很大一笔开支。

第四,政商环境恶化。由于中国改革开放战略取舍的原因,政策向东南沿海倾斜,东北成为政策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东北经济发展相对落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东北三省政商环境持续恶化,陷入了恶性循环的陷阱。在东北三省,常常没有关系办不成事,吃、拿、卡、要现象非常普遍,腐败导致寻租行为和监管套利行为严重。这扼杀了一大批踏实经营的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如果按规矩做事,按市场化的规则运营不能获利,许多企业家们只能选择出走。招商引资又常常采取“关门打狗、堵门抓鸡”的做法,以至于留下了“投资不过山海关”的口碑,沸沸扬扬的“毛振华事件”就是典型。区域内好企业逃离,外省企业对东北敬而远之,使东北经济更加举步维艰。

对于东北经济的困局危机,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如何才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至少要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从平衡区域发展、提升东北亚地缘地位的战略高度,党中央、国务院应当进一步明确振兴东北经济的重要性,出台更加具体的政策措施,解决东北的历史遗留问题,克服制约东北经济发展的障碍,为东北经济的振兴拓展空间。

第二,彻底治理腐败问题,优化政商环境。无论是近年来的党中央的大力反腐,还是最近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都让我们看到曙光。辽宁人大贿选案涉事官员早已落马,2018年2月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全面启动,15个中央巡视组分别进驻了30个地方、单位,其中就有辽宁省和黑龙江省。党中央敢于触动利益阶层推进反腐和改革,一心一意为人民群众,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东北的政治生态一旦得到净化,营商环境持续优化,市场机制进一步完善,依托现有工业基础配套设施,吸引更多资金到东北投资设厂,东北经济就有可能走出困境。

第三,加大力度吸引人才。由于经济不景气,东北人才流失严重,很多大学生毕业后往往选择离开东北。要想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制定相关政策留住本地人才,吸引外地人才。比如提供大学生外地住房安置补贴、工资津贴、透明公平晋升机制允诺等。

第四,加大力度推进东北国企改革,如混合所有制改革和企业并购重组等,提升东北国企效率。在东北国企股东中引入民间资本,这样既可以发挥国企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又能够调动生产积极性,提高东北企业体系的活力。而且可以推动产业整合如推进企业并购重组等从而解决人员冗余、效率低下问题。

第五,加大政策扶持和资金扶持力度,减税让利,鼓励创新。采取措施鼓励高端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入住东北,比如政府让利提供税收优惠。在东北布局多元化的产业,比如互联网,金融,传媒,高端制造业等,这些一定程度会缓解人才外流的压力,进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为东北振兴奠定良好的基础。

第六,因地制宜,发展东北经济。一方面,东北具有很好的重工业基础,可以依托这一体系布局军工产业,其优势得天独厚。另一方面,东北幅员辽阔,地广人稀,资源丰富,自然条件好,我们既要减少对资源的过度依赖,避免造成环境的过度使用,又要利用这一优势发展生态旅游业、机械化农业、绿色食品加工业等。

党中央的一系列改革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东北经济复苏的希望。时值“两会”,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3月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大会上作了《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在总结过去5年成就的基础上又阐述了新的工作重点。其中就有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再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多亿元;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健全地方税体系,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分置改革;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完成铁路投资7320亿元、公路水运投资1.8万亿元左右等。相信党中央新的工作重点将继续为宏观经济稳定发展保驾护航,这必将有助于东北企业的产业整合、产业升级、经济新增长动力的激发。东北经济振兴,虽然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是,只要有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扶持和政策激励,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共同努力,东北经济的未来一定会让人充满信心和期待。


附:作者简介

吕随启,吉林人,1982年进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1989年毕业留校任教至今。现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主讲货币银行学、国际金融等主干基础课以及汇率经济学、国际金融与货币政策等选修课。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金融、投资学与资本市场。曾经担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副主任、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职务,作为教师荣获多项教学和科研奖励。曾被评为2006年度中国金融业杰出贡献专家。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