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新闻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学院新闻
北大120周年校庆之“我与经院” | 孙祁祥 —— “一百天”与“一百年”

2018-05-04   


――为《壹评》“百年院庆特刊”撰文(代“我与经院”结语)


编者按:北京大学经济学科最早可追溯到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1902年设立的商学科,1912年,严复先生任国立北京大学校长后始建经济学门,这是中国大学中建立的第一个经济学专业。1919年,经济学门改为经济学系,马寅初先生任系主任。1985年,成立北大经济学院,是北大在改革开放后建立的第一个学院。北大经济学院是我国综合大学中最早建立的经济系科,也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在中国最早的教学、研究与传播基地。

2018年,又逢盛事,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也是北大经济学院106年华诞。4-5月间,北大经院官网、官微以及校友办微信推出了系列文章“我与经院”,引起广泛的关注和反响。今天特以孙祁祥院长的文章“一百天与一百年”作为“我与经院”推送的结语,该文原刊登于北大经济学院团委刊物《壹评》2013年第6期。

孙祁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北大经济学院百年院庆庆祝大会已逾半年之久。慢慢消退下去的“骄傲”、“感动”、“兴奋”的思绪,又被《壹评》杂志主编谢禹韬同学最近的来信勾了起来。他告诉我,《壹评》编辑部策划刊出一本《经济学院百年院庆特刊》,以经济学院院庆活动为主线,发掘百年院庆活动中同学、老师的欢笑、感动、体悟,全景展示各位同学、老师为经济学院百年院庆的付出和贡献,使之成为百年院庆留给经院师生的一份厚重回忆。这何尝不是一件我们一直想做,但苦于院庆之后事情特别多,所以一直还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我感谢《壹评》杂志的同学们主动挑头来做它,使我有机会重拾过去一百天的回忆,与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些院庆活动中的“花絮”和感悟。


策划实施

算起来,有关北大经济学院的百年院庆的考虑在一年多前就开始了,但真正密集地准备和正式启动主要是从2012年2月中旬开始的。3月15日,北京大学朱善璐书记带队来院里调研,我们向他汇报了百年院庆活动的计划安排。朱书记当场表态:经济学院大师辈出、底蕴深厚,声名卓著;其百年院庆不只是经济学院的事情,而是北大的一件大事,一定要办好。之后,北大两办(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为此专门召开各部门的协调会议,要求各方认真配合,协助经济学院做好百年院庆活动;主管文科的北大副校长刘伟教授亲临指导,并参加了院庆期间的许多重要活动。可以说,没有学校、学校各职能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我们的院庆活动不可能进展得如此顺利。对此,我无比地感激。

从2012年2月中旬到5月下旬这一百天左右的时间里,我和同事们召开了无数次会议,讨论包括活动内容及形式、人员邀请、宣传路径、礼品设计等在内的各种细节。这个期间,我们共举办了杰出校友论坛、陈岱孙经济学基金发展论坛、系列出版物发布会、首都十八所高校经管学院辩论赛、新时代中国青年经济论坛、百年图片展、中国经济学教育论坛、经济学博士、博士后论坛、招待酒会、庆祝大会、大型联欢晚会等20多场大型活动。加上学院各系、研究所(中心)主办的院庆讲座和论坛,共达百余场之多;出版了包括《百年图史》、《百年华章》、《先贤文集》、《陈岱孙纪念文集》、《北大校报经济学院百年院庆特刊》、《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优秀学术论文选编》等在内的十多种出版物,共计数百万字。全院的许多老师和学生为此奉献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特别是我们学院党政班子的所有成员:包括章政老师、董志勇老师、张辉老师、崔建华老师、肖治合老师、张洪峰老师和王曙光老师。此外,还有刘洁、侯鹏威;李梅、张韫之、王宜然、张亚光、锁凌燕、陶涛、管汉晖、孙家红等老师和许多学生以及校友。因版面有限,恕我无法一一列举所有人的名字。从学生艺术团的重组到教师合唱团的创建,从独具匠心的院庆礼品的设计到精美院庆视频的制作,从各种大型论坛的召开到各类出版物的发行……。可以说,没有全院师生和校友的共同努力,就没有院庆活动的圆满成功。


名人题词

院庆活动中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出版《北京大学校报经济学院百年院庆特刊》。大家在一起商定了“特刊”的内容以后,由崔建华老师负责,各部门就“各司其职”,开始动手了。我的任务是作为院长写一篇压题文章,同时,还要请一些人书写题词。最初我们准备请好几十位,名单都列出来了。但后来觉得,还是少而精吧,这样易于操作和掌控时间。定下方案以后,我们“精选”了后来出现在“特刊”上的、很有代表性的14位题词人,其中还有两位外国人,一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莫里斯教授,一位是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先生。

说起请盖茨先生,缘由是这样的。我跟盖茨先生曾有过交往,那是在2011年夏天盖茨先生访问北大时,我主持了他的专场演讲会,反响热烈。他回国以后,还很客气地给我写过一封感谢信。经济学院百年院庆嘛,我想是否可以请他为我们题个词。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通过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给盖茨先生写了一封信。说实话,盖茨先生是世界名人,可以想象他每天有多少重要事情需要处理,我们诚意相邀,但也不敢奢望一定能够如愿。没想到的是,邀请函发出不久,我们就接到了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寄来的快件,里面是盖茨先生写在一张很小卡片上的亲笔签名题词。看到卡片上写的“All lives have equal value,good economics for all”,这句话,我的第一感觉是,这哪像题词?语句如此平实和平凡,跟百年院庆似乎“毫无关系”。然而,越琢磨越有味道,越琢磨越感觉其内涵的深刻。这里“good economics”和“for all”非常有说头。既然盖茨先生强调“好的经济学”,那他一定暗示有“坏的经济学”;既然有“所有”之说,就一定有“部分”之指。盖茨先生用这样一句话来为我们的百年院庆题词,或是赞许百年北大经院是“好的经济学”的发源地,或是希冀北大经济学院能够认真研究一下什么是好的经济学,怎样能让好的经济学造福天下和所有生灵?总之,我感觉他的题词“似无却有”,“似虚却实”,很有特点,含义深邃。


百年图展

百年图展绝对是院庆系列活动中最耗时费力、但最让人感到震撼的活动之一。在学院发出征集老照片的通知以后,许多老师、校友、甚至经院家属都积极响应,提供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多少个周末,负责图片展工作的崔建华、王曙光、张亚光、孙家红、郝晓楠等老师在一起,从五六千张珍贵照片中进行挑选,然后一张张配上文字说明。许多照片年代久远,为了确认其准确性,他们一趟趟地跑档案馆进行资料的核对。从5月21-26日,精心制作的大型图展在北大图书馆隆重展出。透过这精选的几百张珍贵照片,大家领略到了经院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英雄才气;听到了经院人“一二·九”的爱国呐喊;看到了经院人上下求索的艰辛努力;感受到了经院人诲人不倦的蜡烛精神。一批批来自校内外的师生们驻足在一张张照片,特别是那些发黄的老照片前,静神凝思,体会着经院这百年学院的深厚底蕴。


庆祝大会

5月25日上午在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举行的百年院庆庆祝大会应当说是整个庆典活动的高潮。那天,老天爷特别给力,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整个燕园充满着喜庆的气氛。校内外领导、嘉宾、200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和各行各业的校友代表以及在校师生代表都像过节一样地开心、快乐。虽说院庆庆祝大会的演讲人早已安排就绪,但有些事情,包括克强副总理的贺信以什么方式呈现、莅临现场的国家领导人、“教书育人终身成就奖”的颁奖仪式、主席台的座位安排等事项直到最后几天都还一直在商讨之中。因此,庆祝大会的前一天晚上我一直忙到凌晨2点多,加上那一、两个星期院庆活动非常密集,我睡眠很少,心里多少有些嘀咕,怕身体有些盯不住。好在那天一切活动都非常顺利。章政老师绝对具有“金牌主持人”的范儿,从头到尾的主持在时间的把握、气氛的烘托方面恰到好处。精心制作的院史视频带着观众穿越100年的时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全国政协副主席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亲临现场,朱善璐书记宣读克强副总理的贺信,除我代表学院致辞以外,教育部鲁昕副部长、周其凤校长、校友代表上海市副市长屠光绍、兄弟单位代表清华经管学院钱颖一院长、教师代表90高龄的张友仁教授和19岁的学生代表张驰等都发表了精彩的致辞,9位老教授代表上台接受教育部领导和书记、校长颁发的“教书育人终身成就奖”牌匾以及各界校友代表的献花……。整个庆祝大会大气而不失精谨,庄严而不失亲切,隆重而不失清雅。结束以后,各方好评如潮。

北大经济学院校友、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贺信在庆祝大会上掀起了一个高潮。他在信中愉快地回忆到,“北京大学是我的母校,我在这里做了10年的学生,其中有6年时间是在攻读经济学院的硕士和博士。北大的校训学风和学养深厚的大师,使我受到了深深的熏陶,终生受益,同学们苦读钻研、激扬讨论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同时,克强副总理还对经济学院的“新的百年”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希望学院继续弘扬北大优良传统,在传承中创新,在砥砺中奋进,坚持宽视野、厚基础、重实践,育有志有为肯担当的人才,出经世济民居一流的成果,更紧密地融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之中,不断实现新的超越”!克强副总理的贺信让经院全体师生和校友倍感温馨和振奋!

宣读贺信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朱善璐书记宣读克强副总理贺信时念到“善璐、其凤并祁祥同志”时,会场上突然想起了一些掌声。我们在台上的人开始还以为是观众对贺信抬头称谓的回应,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朱书记念到此时,张友仁先生正由两位工作人员搀扶到台上,走向他的席位。观众实际上是对张先生的到来报以掌声。先生是一位很守时的人,按道理说,这么大的一个会议,他是不会迟到的。会议结束后我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是信息沟通方面的失误。在随后作为教师代表发言时,张友仁先生以其既风趣幽默、又主题鲜明的讲话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联欢晚会

在最初的活动策划中是没有大型联欢晚会的。但后来讨论时,有人提议,上午是庆祝大会,大会结束后大家可能会意犹未尽,如果有个晚会可能使整个庆典活动会更加完整。大家接受了这个建议,但后来发现这项活动耗费了比我们当初设想的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然而,这台晚会也成为整个院庆活动中“叫好又叫座”的重要活动之一。

经济学院举办的高端研修班中有一个导演班,其中有不少名导演,他们自告奋勇,主动提出帮学院策划这台晚会。大家热情很高,也开了很多次会议,光我出席的策划会就达五、六次之多。我希望我们的晚会能够体现“从简朴中见大气、从喧嚣中见深邃、从杂样中见逻辑”的风格;以学生和老师为主角,并邀请一些“大腕”来助兴。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应当说达到了这个目标,晚会总导演游佳松先生的确是一位非常敬业和专业的人士。晚会以100年前的上课钟声开始,学生再现的北大“一二·九”运动、经院教师“燕园情”和“青春之歌”的合唱、著名歌剧表演艺术家金曼的领唱、著名歌唱家蔡国庆的独唱、校友的演唱、北大舞蹈团的群舞等贯穿其中,以全场合唱“走向复兴”收尾。在我看来,舞台布景美轮美奂、演出的节目大气磅礴,它是我们全体演职人员精心合作的产品。晚会大获成功、获得广泛的好评,许多没有能够前来观看的校友和学生们后来都向院里索要光盘。

演出过程还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按照演出计划,我先是要身穿专为院庆制作的院衫跟三十多位老师一起合唱“燕园情”和“青春之歌”。然后再换上正装,在蔡国庆先生演唱完之后,由主持人邀请上场,回答主持人的一些问题。之后再走向舞台中央,指挥全场观众齐唱“走向复兴”。当我跟同事们的合唱结束以后,我去找刘洁老师要我的套装。她麻利地从包里取出衣物给我。我一看东西,问了一句:“这咋穿呀”?因为打底衫(吊带)不在里面。我一问,她也傻眼了。于是冲出房间,在走廊中大叫,“谁有吊带,谁有吊带”?这时,金曼院长正好走过来,她冲上去对她说:“你有吊带吗”?搞得金曼院长惊愕不已。时间过得飞快,台上的节目一个接一个,马上就快到我了。在蔡国庆先生演出完之前的最后几分钟,刘洁终于在她的车里找到了打底衫。我赶紧换上套装,惊魂甫定,马上就被主持人请上了台。由于最后这些天每天睡得很少,上台前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开始还真担心脑子会乱。谢天谢地,后来一切都很顺利。我“镇定自若”地回答了主持人的问话,然后走向舞台中央,指挥全场齐唱“走向复兴”。晚会结束以后,一些同事和学生把我请到家门口的咖啡店庆祝晚会成功时,我累得完全麻木了,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但是却说不出来。


继往开来

整个院庆活动结束以后,我和我的同事们收到了许多领导、校友、学生、朋友的来信与来电,盛赞庆典活动。一位校领导对我说,经院举办的庆典活动,论其规模、水平和影响,在院系一级堪称北大之最。在院庆大会之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里,许多领导和朋友见到我时,还要不时地提到院庆活动。但我清楚地知道,这次院庆活动之所以留给大家如此深刻的印象,不是因为“百天的策划”、而是因为经院“百年的积淀”;不是因为“百天的热闹”,而是因为经院“百年的凝重”;不是因为“百天的震撼”,而是因为经院“百年的影响”。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而我们短暂的生命却与具有辉煌厚重历史的经院的百年盛典产生了交集,让我们成为其见证者和亲历者,成为继往开来的一代,我们是何等的幸运!一百天在一百年的历史长河中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以至于我们可以完全忽略不计。然而,2012年春季的这一百天却是如此的立体和充盈:在一百天的时长中,我们以100%的虔诚回望历史;以100%的敬重缅怀先辈;以100%的真诚反思成长;以100%的坚毅眺望未来。我们真的感谢上苍,给了我们这一百天,来穿越经济学院那风云激荡的一百年!但是,这一百天的意义绝不能仅仅用时间单位来衡量,它,给了我们全体经院人以强烈的自豪感、荣誉感、使命感和责任感;它,开启了经院下一个辉煌百年的巨幅帷幕!


本文刊于北大经济学院团委《壹评》2013年第6期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