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金融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金融评论
王曙光:县域农村金融创新发展探析

2016-03-23   

当前中国农业面临诸多矛盾和难题,这些“病根”主要出在我国农业结构和农业政策上。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深入农业领域,就要调整农业结构以提高农产品供给的有效性,增强农业资源在市场中的配置,推动农业生产提质增效,破解中国农业发展困境。

多领域将获改革红利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是围绕市场需求进行生产,优化资源配置,扩大有效供给,增强供给结构的适应性和灵活性,使农产品供给更加契合消费需求,更加有利于资源优势的发挥,这是一篇涉及生产力调整和生产关系变革的大文章。笔者认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前有五个方面是非常重要的:

人力资本供给。现在农村人口大量外流,尤其是农村有知识、有人力资本的青年大量外流,很多农村出现空心化的状况,农村人力资本供给也约束了农村自身的发展。如果大量的人口仍然是流向中国的发达地区,支撑中国的城市化,农村没有人才,农村经济得不到增长,农村的需求就无从谈起,刺激农村需求的源泉就在于农村经济要不断发展,农村经济不断发展要留住大量的人才,尤其是中青年人才。

土地制度改革。农民最大的资本就是土地,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行中,土地改革将释放出改革红利。从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一直在大力地推动中国农村的土地变革。首先促进了农村土地流转,土地流转促进了中国农村的规模化经营,把小农经济改造为大农经济,助推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其次增强了土地产权流动性,这主要是为农村金融服务,原来农村金融缺少土地的抵押担保机制,现在土地经营权、牧区草地经营权、海边的滩涂经营权等都可进行抵押。县域经济的活力,多数源于土地流动性的增强。下一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进一步促进土地变革及流转力度的加大,督促土地产权交易场所的建立。

培育新型经营主体。目前,我国供给主体仍然是小农,小农在国内外农业市场不断完善、竞争不断加剧、农业开放化和国际化不断深化的情况之下,时时刻刻面临破产的风险,这使得我国农村经济发展受到较大束缚。农业供给侧改革将倾注于培养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培养龙头企业、培养家庭农场等,这些经营主体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农村信贷可及性。近年来,农村金融面貌一新,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等,都开始涉足农村金融业务,农村金融的参与主体日益增多。但应看到,目前农村金融市场竞争仍不充分,竞争主体不够丰富,导致农民的金融需求仍未能完全得到满足。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在促进农村消费、加大农村金融供给量方面着力,农村信贷可及性将有所提升。

以全面创新应对挑战

县域经济是我国未来经济的核心引擎之一,也是最有活力的部分之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县域农村金融发展提供了历史性机遇,也提出了巨大的挑战。笔者认为,农村金融机构应从以下方面开展有效创新,才能更好地抓住机遇,迎接挑战:

   体制创新。县域金融的发展取决于体制创新,其内容应是鼓励县域金融竞争主体的多元化发展。国内县域金融竞争主体“残缺不全”,农村金融体系的竞争性仍未完全体现。同时,国内县域金融的风险正在逐渐累积,存贷比逐年下降。所以应进行深刻的体制变革,即鼓励农村金融机构有更多创新,鼓励中小银行发展,鼓励更多民间资本进入农村金融领域。

机制创新。一是互联网金融创新,县域金融最大的成本就是农民和其他需求主体比较分散,信息比较不完备,风险较高,涉农金融机构应充分利用互联网金融的技术和思维,改善农村金融信贷机制,降低成本,克服信息不对称。二是产业链金融创新,在纵向一体化过程中,要解决整个产业链的问题,涉农金融机构就应注意分析当地的产业,构造产业链金融可降低农村金融机构的风险和成本,间接带动整个地域经济的发展。三是土地金融创新,土地流转会引发大量金融创新,涉农金融机构应深入研究地方经济特点,创造新型土地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

产品创新。目前,我国正在加快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尤其是加快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改革,这对涉农金融机构定价能力、产品创新能力均是较大的挑战。归根结底,对涉农金融机构来讲,最重要的仍是产品创新,应不断加大金融产品开发的力度,首先,要深入调研,深谙当地“三农”特点,深刻理解本地经济,摸透本地中小企业的特点、短板以及农村种养殖状况、农民经济收入、信用程度。其次,要前瞻风险,本地“三农”的抵押品、抵押物的特点、循环周期,农民的还贷意愿、还贷能力,只有知道风险的软肋,才能对症下药。再次,在设计产品时,针对当地的产业经济情况、各类经营主体的金融需求来开发有针对性、可操作的金融产品,最大化满足当地的金融诉求。

文化创新。涉农金融机构应创造独特的企业文化,塑造伦理文化、乡土文化、客户文化、治理文化,使自身成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银行,有深厚乡土根基的银行,客户粘合度和认可度高的银行,治理结构规范完善的银行。只有这样,才能完全取得“三农”客户的信任,也才能扎根“三农”、深耕沃土。(原文刊登于《中国城乡金融报》第B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