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金融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金融评论
王曙光:城乡一体化要双向要素流动和两个下乡

2016-06-17   

很多人说中国是“二元结构”。我认为中国“二元结构”不是单向的二元结构,而是“双重二元结构”——第一重二元结构指的是城乡之间的二元结构,假如把中国分成两块,一块城市一块乡村的话,城乡有很大差别,形成一个二元结构,这是我所说的一重二元结构。另外一重二元结构叫做“区域二元结构”,就是每一个地区内部又分“二元”,又有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差异,因此每个区域的“二元”跟城乡总体的二元结构形成中国的“双重二元结构”。

形成双重二元结构的最大根源是什么呢?就是城乡要素没有双向流动,是单向流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靠大量的要素——包括人力资本、资金、土地——由农村单向地流动到了城市,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创造经济奇迹的主要根源。这种单向的要素流动实际上阻碍了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我觉得现在应该重新反省我们的发展道路,应该走一条城乡交融、城乡一体化的道路,促进要素在城乡之间的相互流动。要建立“城乡联合体”,要建立城乡发展的共享机制。

这方面我们要有实实在在的举措。比如说要鼓励农村人才回流,鼓励农村中的青年和妇女创业以及大学生的回乡创业。为了让更多的农村人才留在农村,我们可以在农村更多地进行免费培训、职业教育,鼓励他们创业,鼓励他们建公司,鼓励农民合作社的发展,鼓励农民家庭农场的发展。同时,在当地要有更多的农村金融机构为他放贷,让他发展生产。同时还要加强农村产权的交易,像土地、房屋的产权交易。所以,在建立城乡联合体、建立城乡共享机制过程当中,最根本的还是要提升农村本身的发展潜力,降低一个农民在农村创业的成本,这样的话,才能够吸引人才,把人才留在农村。

这里面有“两个下乡”:资本下乡和精英下乡。先说资本下乡很多人说资本下乡就是资本掌握了土地,掌握了农民,那都是很可怕的,他不会剥夺农民吗?我觉得担心资本下乡会侵害农民的利益是多余的,要素应该流动,应该吸引城市要素到乡村,去参与乡村各个产业的发展,引发农村的创新创业。

当然,在资本下乡的过程中,我们还要防止负面的因素出现。有些城市资本,到农村之后流转了土地,但是没有对当地的农业产业和农民增收带来正面效应,反而侵占农民的利益,跟当地政府勾结,这个当然是要避免的。但是,并不能以此为理由,来阻碍城乡要素的双向整合。

资本下乡进行资源整合,才能够带动乡村产业的发展,包括文化产业、农业产业、旅游业等等。

再说精英下乡。以河北为例,县域经济的发展,乡村经济的发展,十分缺乏人才,很多地方的资源特别好,比如说张家口、保定,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可是由于没有人才,就难以开发。很多地方政府官员跟我谈了他们的抱负和理想,但是由于当地缺乏人才,这些想法、规划不能够落地,难以实践。我去巨鹿县考察,巨鹿县县长跟我说,我们特别想在当地建立一个金融服务中心,促进县域金融的发展,吸引大量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到我这儿扎根落户。当时我听了这个主意之后感觉很不错,互联网金融发展现在多么迅猛,如果在这个地方建立区域性的金融中心的话,一定会吸引大量的金融企业过来落户。可是你发现,在这个地方缺乏金融人才,很难把它真正搞起来,甚至做一个好的规划都很难。再比如说南宫县,要搞一个电子商务城,把当地的特色产业,包括皮革业、农业产业发展起来,可是由于缺乏相应的人才,所以他现在尚处于初步设想阶段,还没有落地实施。所以我觉得城市精英下乡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各位同学,你们将来毕业之后,到一些县域去发挥作用,可能比你蜗居北京要好得多,你在这些亟须人才的县域经济中会有很多用武之地。

同时,我也反对简单依靠行政力量,把大城市资源搬到不发达地区去。最近这种行政化命令越来越严重了,我觉得行政命令式的强迫把大城市资源迁移到不发达地区,这个迁移短期内可能起到作用,但是长期还是不可持续。我们要出台系统的扶持和鼓励政策,鼓励要素的自由流动,让市场去引导要素流动,而不要老用行政方法。一些大学城依靠行政命令搞起来,最后成为空空的鬼城,要引以为戒。区域协同发展的精髓是运用市场的力量,加大市场竞争,政府进行相应的政策指导,这样会导致区域的协同发展更有后劲、更具有可持续性。我们要创造条件,使大城市的优质资源(包括医疗、教育、文化、技术、资本)能够自然地向不发达地区转移,以获得更大的效应。要鼓励区域间的产业互动、产业融合、资本联结,发挥产业之间的上下游关系,构建跨区域的产业链条。(原文刊登于《中国经济时报》第00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