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金融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金融评论
施建淮:人民币“入篮”催化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2015-11-27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11 30 日召开执董会会议,讨论是否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目前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日本等都已经公开表示,支持人民币在符合IMF 现有标准的前提下加入SDR

SDR 是由IMF 创设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依据各成员国缴纳份额的比例进行分配,IMF 会员国可以将其作为支付手段和记账单位。SDR 货币篮子目前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组成。SDR 本身不是流通中的货币,当成员国需要利用SDR 进行外汇干预或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时,要将其换成相应数量的外汇。成员国也可以将SDR 用于偿还IMF 的贷款和支付利息。截至2015 9 月,IMF 各成员国的SDR 配额相当于2800 亿美元,而全球储备资产规模约为11.3 万亿美元,SDR 在全球储备资产中所占份额还比较小。

SDR 目前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很少在私人部门和市场中被使用,各国货币当局在配置外汇储备时也不是依据SDR 的组成来进行的。所以,加入SDR,并不意味着人民币会立即成为储备货币,各国货币当局仍将根据市场因素来决定是否将人民币加入本国的储备货币库。从这个意义上说,加入SDR 对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使用的直接影响不会很大。

但是,人民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仍然具有重大意义。对于国际社会而言,SDR 货币篮子重新评估对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具有重要意义,作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货币加入SDR,会使得SDR 本身具有更大的代表性,甚至成为IMF 改革的催化剂。未来还将有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成为SDR 篮子货币,这将有助于提高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在IMF中的股份和投票权。此外,人民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增加了IMF 成员国储备资产的选择性,这将推动国际储备体系的多元化发展,从而对现有储备货币发行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施加了纪律,有助于消除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

对中国而言,人民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代表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在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中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认可,同时提升了中国在国际货币和金融治理中的话语权。其次,人民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有利于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增加国际范围内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对人民币的使用,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第三,人民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将推动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与开放,增强金融机构的竞争力,扩大中国金融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人民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的努力客观上促进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进一步市场化,加速了利率市场化改革。虽然资本账户开放不是一国货币加入SDR 货币篮子的必要条件,但加入SDR 货币篮子所促进的人民币国际化必然要求进一步减少对国际资本流动的管制。第四,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需要拥有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加入SDR 货币篮子,有助于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将增强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扩大应对中国经济波动的政策空间。(原文刊登于《北京日报》第0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