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保险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保险评论
李心愉:十三五规划指明保险资金运用三个辩证关系

2016-10-20   

中国保监会日前印发的《中国保险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在全面分析我国保险业面临的发展机遇和风险挑战的基础上,指明了我国保险业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和重点任务。针对保险资金运用领域,《纲要》指出,“要发挥保险资金期限长、规模大、供给稳的独特优势,扩大保险投资领域,创新资金运用方式,优化保险资金配置,提高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效率”,提纲挈领地点出了保险资金运用中的三个辩证关系,对于保险资金运用的改革创新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首先,优化保险资金配置是十五规划期间保险资金运用的重要任务。多元化资产配置是保险资金运用市场化专业化的基本前提和主要标志。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保监会“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简政放权的政策支持下,保险资金配置空间已由传统领域扩展至现代金融领域,由虚拟经济扩展到实体经济,由国内市场扩展到国际市场,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和路径也更加多样,一个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格局基本形成,投资效益得到了提高和改善。“十三五”时期世情国情继续发生深刻变化,保险资金运用将面临更加复杂多变的经济金融环境。在全球经济深度调整、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大、中国经济增速减缓、实体经济经营困难、长期利率下行、股市债市萎靡不振、市场信用风险频发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叠加影响下,市场上优质资产稀缺,未来保险资金配置的难度将显著加大。目前主要依靠金融市场的整体利好来提升资产组合的价值仍然是我国保险资金运用的短板,未来须通过进一步扩大保险投资领域,优化保险资金配置,来实现保险资金运用的提效升级。哈佛大学捐赠基金自1974年成立到2015年,基金的平均收益率达12.2%,其成功的秘诀就是基于不确定性因素的长期资产配置管理策略和方法。

优化保险资金配置需要拓宽发展视野,把握全球资产配置机会,充分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例如,固定收益类资产一直是保险资产配置的主体,长期利率下降首先冲击的是债券类固定收益产品,这将给增量保险资金配置固定收益类资产带来较大压力。与国际上大多数国家一样,保险资产配置中固定收益类资产与其他资产的配置比例约为8:2,这两年已降到7:3左右。即便按2015年保险资金运用余额新增1.8万亿的规模算,其70%就是1.2万亿元,这个数字给未来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带来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未来优化保险资金配置可以考虑适当降低总的债券投资比例,同时调整各类别债券在总债券中的占比,如增加国债和金融债等信用级别高的债券投资比例以降低信用风险。此外,应该积极寻求具有稳定现金流的其他金融产品来替代债券类固定收益资产,如增加高股息蓝筹股、优先股的股权投资,增加具有较为稳定现金流的资产支持证券和夹层基金等另类投资。再有,应该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开拓国际市场。国外很多著名的保险机构基本都实现了资产的全球化配置,如英国境外投资的比例为36%,日本为20%。而我国截止2015年12月,境外投资占总资产比例仅1.9%,从投资区域来看,以投资香港市场为主,从投资的品种来看,以权益类资产和不动产为主,显然尚未实现真正的全球化配置。未来在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和资本项下逐步开放的大背景下,保险资产配置国际化会面临更多的新机会,保险机构应该抓住时机,适时拓展海外投资区域和品种,推动全球化资产配置达到新的水平。

其次,创新资金运用方式应成为推动优化保险资金配置、提高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效率的不竭动力。从根源上说,保险资金运用相对于其他机构投资较为传统、保守和理性。这主要是由于高负债特性的保险资金通常具有更强烈的风险厌恶性,而保险资金的运用必须符合保险资金来源的风险偏好。然而,在竞争、创新、混业经营的大趋势下,保险资金固有的盈利模式已受到严峻的挑战,必须通过创新打破现有的盈利模式以应对挑战。虽然受益于市场化改革,保险资金运用的创新意识已经有了明显提升,但要满足适应新形势、抓住新机遇的需要,仍需加大保险资金运用的创新力度,通过创新扬长补短。一方面要充分利用保险资金期限长、规模大、供给稳的独特优势,通过创新来丰富业务类型、扩宽投资领域、变革投资模式。另一方面,要积极探索保险资产管理的组织创新、产品创新等。大资管时代,回归主动管理是大势所趋。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应强化市场意识,提升业务管理的前瞻性和主动性。金融产品是金融机构获取金融资源和客户资源的重要载体,与证券、基金、信托等以产品为主体的资产管理机构相比,目前我国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的产品化率仍比较低,必须加大产品创新力度,尽快从传统的受托账户管理模式转变为“资管产品投行化”的模式。近年来保险资产管理在产品发行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并在债权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组合投资计划、资产证券化和类基金产品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未来应在发挥原有产品特色的基础上借助进一步的产品创新,实现由公募业务向私募业务的拓展,由投资业务向投行业务的拓展,由境内业务向境外业务的拓展,最终实现从买方向投资链的上游——卖方投行的转变。

最后,新形势下推进保险资金运用健康持续发展,既要改革创新,更要加强资金运用的风险管控。“十三五”时期保险资金运用面临的经济金融环境更加复杂多变,而且新的风险还会不断涌现,对保险资金运用的风险管控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例如,提高另类投资和海外投资比例以优化大类资产配置,但 “低利率”、“资产荒”必然导致优质项目竞争激烈,保险资产管理对接另类投资的难度相应增大。并且由于非公开市场交易、估值波动大,另类投资的价格往往容易被高估,特别是被认为有发展前景的高新技术产业通常估值过高,倘若判断失误高价买入,必将阻碍资金未来的退出,从而加大流动性风险。跨境投资的目的是为了分散风险、优化资产配置,但因地域、政治、法律、文化、语言等差异的存在,使得跨境投资所面临着的政治、法律、利率、汇率和市场风险等要比境内投资更多、更复杂且更难以预测和把握,一旦决策失误所产生的不良后果也往往更难挽回。而目前我国的保险资金运用仍存在内控不健全、机制不完善、治理手段相对滞后等问题,未来要实现贯通不同金融市场、开展跨市场配置“资金-资产”的综合金融服务能力,亟需建设一个能够将先进、安全和高效的信息技术系统与资金运用全过程紧密融合的内控体系。新的内控体系,不仅要能够采用大量传统的风控技术对投资、融资、交易的全过程以及客户信息进行严密的分析、评估、监控、预警,而且要能够充分应用大数据技术和互联网解决资产配置中风险控制的难题,通过大数据技术、互联网将行为心理学研究成果转化为对投资者的经济实力、风险承受能力和行为准则更加客观、更加精准的判断和评估,寻求对产品风险与投资者最适度的匹配,让客户获得最大的满意度。

转载自《中国保险报》“北大保险评论”栏目第540期,2016年10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