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国际经济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国际经济评论
杨汝岱:美国退出TPP 中国应参与主导

2017-03-01   

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后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学术界引起了热烈讨论。

一年多以前,美国、日本等国宣布TPP达成初步共识,这在国内引起了非常热烈的讨论。观点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两大类,一种认为TPP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小,TPP离开了中国也难以成事;另一种认为影响将很大,尤其对纺织、机电等行业会造成冲击,需要积极谋求加入TPP。当然,也有学者认为TPP是美国主导的希望能排除中国的一个贸易组织,自然会对中国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TPP影响几何?只有从理论上对全球贸易规则的形成做更深入的分析,才能更好的理解全球贸易格局,使我国在更长的时期内更好的谋求国际贸易定位。

首先从理论逻辑上简要讨论为什么会有TPP的诞生,经济学研究有限资源的有效配置,而国际贸易学科从国家层面研究有限资源的有效配置。大航海时代后,要素流动以及国际贸易商品流动背后所体现的要素流动,使得跨国资源配置效率迅速提高,全球经济开始脱离“马尔萨斯”稳态进入快速增长阶段。这种跨国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最早体现在早期发达国家之间,一旦发达国家之间配置效率改善的潜力挖掘到一定程度,就开始向全球扩散。

经济繁荣伴随国际贸易规模越来越大,各自为政已经不足以保障全球正常的经济秩序,亟需一个组织能够协调各国之间的贸易冲突。这种背景下,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于1947年成立,并逐步发展为一个全球性的有关关税与贸易规则多边国际协调的组织,且于1994年更名为世界贸易组织(WTO)。WTO有162个成员国,成员国贸易总额占全球贸易的97%,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全球性贸易组织。

随着经济不断发展,降关税等纯粹的贸易措施已经不足以带来快速的贸易增长,而多边谈判的成本却越来越高。尤为重要的是,全球经济发展到现在,单纯从WTO的定位(基本只谈贸易问题)和议事规则(多边谈判一致同意)使得WTO越来越面临发展瓶颈。从1990年代开始,地区性贸易组织迅速发展。地区性贸易组织规模较小,谈判成本较低,而且谈判内容逐渐多元化,最具典型的例子是欧盟的形成。

TPP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诞生的,单纯从贸易政策方面的谈判已经很难再挖掘经济增长的潜力,在新加坡等国家的发动下,希望能成立一个合作内容更加多元化的组织,能更好的促进资源在成员国之间的有效配置。

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就提出实施贸易保护政策,退出TPP。他的当选反映出美国主流民意非常大的转变,美国一直是全球化的积极践行者,一旦美国真的实行贸易保护,不再积极推动全球自由贸易,可以预见特朗普时代的全球贸易与资本流动局势将出现很大的变数。当今美国无疑是世界非常重要的一极,在促进全球化、促进全球技术进一步与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美国真正实行贸易保护策略时,全球化进程将遭受重大损失,全球要素流动也将发生重大变化。资本、人才等出于风险规避等目的,很可能会回流美国,全球技术扩散速度将会放缓,这将对全球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在这一全球化面临较大风险的特朗普时代,面对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TPP,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根据评估,TPP的签署从贸易的角度基本上不会对中国造成太大的冲击,即不会因为TPP使得中国出口额大幅度下降的现象。TPP和WTO框架有着本质的区别,WTO只是商品跨境流通的跨境贸易成本协商,而TPP将协商内容扩大到产品生产流通的各个环节,更为重视一国的内部改革,有利于从一国内部制度改革的角度改善资源配置效率。

由此来看,不加入TPP并不会对中国有多大的不利影响,但如果加入TPP,却能够从国家现代化治理能力提升、国际话语权提升等方面给中国带来诸多好处,也能够以开放促改革,加快我国经济市场化改革进程,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应该积极谋求加入,乃至主导TPP。美国退出TPP,实际上表明特朗普放弃美国继续充当全球自由贸易的领头羊,表明美国孤立主义和保守主义抬头,这在短期内对全球贸易、要素流动、经济发展有不利影响。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倒逼各国必须下定决心加速内部改革,提高内部资源配置效率,在更大程度上提高国际竞争力。

( 原载《第一财经日报》2017年2月26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