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保险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保险评论
李心愉:保险资金境外投资:行稳方可致远

2017-08-17   

继去年9月放行保险资金参与沪港通后,保监会日前又发布了《保险资金参与深港通业务试点监管口径》,允许保险资金参与深港通业务试点。香港市场既是保险资金境外投资起步的场所,又是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地方,监管部门接连开闸沪港通深港通,无疑为保险资金进一步利用香港的国际化优势与金融中心优势逐步走向世界创造了更加有利的条件。

从短期看,当前正处于利率下行和人民币贬值周期,我国保险机构普遍面临投资收益减少、资金成本上升的两难困境。在上述环境中,投资主体通常会采取增加境外资产配置、提升风险偏好、增加权益类资产投资、拉长资产久期以及提升另类资产比例等应对措施。其中,通过境外投资“走出去”,不仅可以分散单一市场所具有的系统性风险,还可以利用同期不同区域市场中标的资产的不同价格走势而有效地提高组合的收益率。例如,对于股票市场来说,不同国家股市之间的相关性较低,个股的涨跌幅度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对于不动产来说,发达国家的租金回报率稳定且高于国内;此外,保险公司负债久期长,往往可长达20年至30年,但是国内资产久期短、金融市场品种相对单一,导致保险资产和负债往往有期限错配的情况,而国际市场上可选择的长久期资产种类较多。因此,加大配置境外优质资产,有助于保险资金拓展投资渠道,分散国家宏观经济风险和资产错配风险,对于提高保险资金的投资回报、规避汇率波动风险和区域性风险都具有重要作用。从长期看,资本跨境流动是大势所趋,在这个大趋势下保险资金通过境外投资 “走出去”,既是保险机构进行全球化资产配置的需要,也是保险机构提高国际竞争力的重要举措。

我国保险资金海外投资政策的开放始于2004年,自此香港资本市场成为保险资金海外投资的桥头堡。2012年险资投资新政密集出台,海外投资逐步放开,保险资金海外投资的步伐随之加快。目前险资海外投资种类已涵盖了货币市场工具、固定收益、权益及不动产等,投资区域逐渐扩大至45个国家和地区。然而,总体来看,我国保险资金海外投资仍然处于初步探索的阶段。根据平安证券公司发布的专题报告,截止2016年12月,我国险资境外投资余额是492.1亿美元,仅占保险业上季度末总资产的2.33%,与15%的监管比例相比存在很大的距离。并且,在海外资产分布中,投资区域和投资品种都较为集中,投资区域主要分布于香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或地区,投资品种则主要集中于股票、股权和不动产,而股票投资又主要集中于香港主板市场上的港股,且大多是大陆A+H股上市的H股部分。这表明我国保险资金境外投资其实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相比较保险业对于保险资产配置全球化的需求而言,我国保险资金境外投资依然任重道远。

分析导致我国保险资金海外投资现状的原因,可归纳为以下三个主要方面:一是资本账户的管制。我国险资“出海”,除了受保监会的监管外,还需要在外管局批准的额度范围内从事投资活动,而批准额度的具体标准等问题外管局并没有明确的标准。目前保险机构QDII额度为308.53亿美元,虽然高于银行等其他类别的金融机构,却仅占我国保险行业总资产的1.62%,并且这一额度自2015年3月起就不曾变动过,从而极大地制约了保险资金海外投资的规模。二是险资在国内市场仍有较多的可选择的投资机会。虽然我国已进入经济增速减缓,利率下行的环境,并且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资产荒”,但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同时也在孕育出一些新的投资机会。新经济在发展,服务业在成长,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在推进,中国市场仍然是世界上潜力最大的投资市场,也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热土。三是险资开展大规模海外投资的实力尚且不足。相对于游刃有余的国内市场,险资进入海外市场面临的是完全不同的政治经济制度、法律政策体系、金融市场结构、文化宗教观念等等,这些无法回避的风险因素对于追求投资安全性和收益稳健性的保险资金来说无疑具有很大的挑战性。目前保险机构海外投资的经验、人才储备和能力都还较为欠缺,要应对这些挑战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从而导致险资对境外投资十分谨慎。不过,就这一点而言,谨慎地逐步开拓海外投资应该说是理性的选择。这也与监管部门对于险资海外投资所持有的积极而又审慎的态度是一致的。

综合考虑愿景与现实,未来我国保险资金配置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长远目标,需要从监管和保险企业两个层面双管齐下。

从监管层面看,监管部门应继续为保险资金境外投资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例如,根据保险资金规模不断增长的比例适当增加QDII的额度;参照国内资金监管“放开前端、管住后端”、守住风险底线的总体思路,强化事中、事后和分类监管,“前端”该放开的可以进一步放开,把投资选择权和风险判断权交还给保险公司。

从保险公司层面看,保险公司在开展境外投资中既要积极开拓思路、大胆探索,也要脚踏实地、稳中求进。

首先,在认识上保险公司要从战略布局的高度上重视境外投资。虽然国内市场目前仍有较多的可选择的投资机会,未来也可能还会出现新的投资机会,并且相对于境外投资,保险企业在熟悉的国内市场环境中进行投资更安全更省力,但从长远来看,经济全球化、企业国际化是大势所趋,保险机构面向世界经济舞台是一种客观必然的现象和发展过程,保险企业理应高瞻远瞩,未雨绸缪,积跬步以至千里,积小流以成江海。

其次,在行动上保险公司要把提高专业投资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摆在首位,在尊重现实约束的前提下寻找最优发展路径。保险公司要正视目前海外投资经验较少、国际投资专业人才储备不足的事实,积极引进熟悉国际市场的投资人才,大力打造优质专业的团队,同时着力建设严密而有效的海外投资决策流程和风控制度。在投资策略方面,出于防范风险的考虑,则应继续借助具有国际金融中心优势的香港市场,充分利用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政策红利进行境外股票资产的配置,除了继续重点配置大陆A+H股上市的优质蓝筹股以外,可以通过购买沪港通和深港通中那些拥有境外资产和境外业务的标的股票,以实现对境外资产的间接购买,进而逐步介入全球资产配置。此外,海外优质资产并购、“一带一路”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及发达国家和地区位于核心地段的不动产等这些另类投资的风险收益特征与保险资金特性高度契合,仍是保险资金境外资产配置中应优先选择和重点配置的资产。随着境外投资能力的提高和经验积累的增加,再稳步的实现更加多元的全球资产配置。

转载自《中国保险报》“北大保险评论”栏目第570期,2017年8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