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金融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金融评论
王曙光:农村金融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2017-08-07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和商业化步伐加速,产权结构的多元化和市场竞争主体结构的多元化使得中国金融体系的面貌焕然一新,金融业的市场机制逐步建立。和以往相比, 中国金融体系对于“三农”发展的支持力度明显加大,中小金融机构在其中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 一些大银行也下沉服务,一再加大对“三农”发展的支持力度,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找到自己的市场定位,从而在整体上提升了金融体系服务“三农”的能力。

五年来,“三农”问题始终被定位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的任务,农村改革特别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体系逐步完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新产业、新动能持续发展,“三农”经济发展的活力明显增强,呈现出农业稳定增长、农民持续增收、农村面貌改善的良好局面,为农村全面小康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这些巨大成就的背后,农村金融体系的助推作用功不可没。应该说,当前一个崭新的金融谱系已经建立起来。这个庞大的充分多元化的金融体系,满足了不同层级、不同规模和不同性质的客户要求,形成了一个多层次的银行体系。

当然,我们仍要看到,在我国的金融体系中,大中型金融机构相对较多,服务“三农”、小微客户的微型金融机构还比较缺乏,这导致在很多农村地区,尤其是边远地区、边疆地区、民族地区、连片ft区、生态脆弱地区,金融服务的空白区域仍然很多,极大地制约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2017 年暑期,笔者参与发起了“内蒙古牧区金融服务考察万里行”调研活动,对呼伦贝尔、赤峰、鄂尔多斯、包头、巴彦淖尔、阿拉善等地的牧区金融服务情况进行了考察。尽管多年来政策的引导和支持已经带动了农村金融产品与服务方式的不断创新,各类金融机构都在因地制宜地探索符合当地需求的产品和服务,这使农村地区包括牧区金融产品少、金融服务方式单一的局面有明显改观。但是,不论是从政府角度,还是从金融机构角度而言,牧区的金融服务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2017 年初的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提出,要“发挥货币政策优化信贷结构作用,支持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而农村金融正是多年来我国金融服务体系的短板领域,也是我国普惠金融建设的重点区域。金融支持“三农”发展,既可以维护金融安全、促进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进而避免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又可以促进经济的均衡发展,尤其是促进我国农村地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革命老区、生态脆弱地区的发展,可谓“一举多得”。

从政府而言,应继续加大对农村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民族地区、生态脆弱地区的财政倾斜与转移支付力度,并完善转移支付方式。地方政府则应通过财政、税收、政策扶持等方式加大机制创新力度,与银行、担保、保险、龙头企业以及其他主体共同打造激励机制,促进金融扶贫。

从金融机构来说,既要立足普惠金融发展需要,加大对农村金融、牧区金融的支持力度,并通过持续的金融创新,力推电子化、普惠化,支持“三农”特色产业发展;同时又必须严控风险, 保持金融机构的稳健经营底线,避免垒大户与重复授信、多头授信等违规行为出现。

从监管机构而言,应实行差异化的监管政策,更多考虑农村地区和“三农”经济发展的特殊需要,允许村镇银行等微型金融机构跨县开设分支机构,并督导中小金融机构化解经营风险,加大破产兼并、收购等政策实施力度,促进资本的整合。

近期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 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 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金融精准扶贫,鼓励发展绿色金融。中国社科院 2016 年发布的《“三

”互联网金融蓝皮书》显示,自 2014 年起,我国“三农”金融缺口超过 3 万亿元。上有政策红利的鼎力支持,下有农村金融市场广阔的畅游空间,相信未来的农村金融发展一定大有可为。(原文刊登于中国城乡金融报/2017年/8月/7日/第A02版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