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萧灼基先生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专题报告 >纪念萧灼基先生
萧灼基先生生平

2017-11-21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全国政协第九届委员会委员、经济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第十届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第六、七届中国民主建国会常务委员、特别顾问、民建经济委员会主任,北京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11月14日23点34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4岁。

萧灼基先生1933年12月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一个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从小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成绩优秀。先后就读于汕头聿怀中学、联合中学和第一中学。萧灼基年少时就树立了“追求知识、强国富民”的理想,当解放战争的炮火燃到这个南疆小镇时,他已经能够用通俗的语言向劳苦大众宣讲马列主义常识。在中学读书期间,他担任联合中学和第一中学学生会主席、汕头市学生联合会宣传部长、学联主席。1950年3月,年仅16岁的青年萧灼基当选为汕头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53年9月,萧灼基先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期间,他认真钻研,各门功课全优。大学三年级因为品学兼优被推荐提前入读研究生班,师从著名经济学家宋涛、苏星、张朝尊以及前苏联马克思主义学说史权威卡拉达耶夫等教授。在研究生班,萧灼基先生深入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史和政治经济学,打下了扎实的经济学理论基础,获得了系统的经济学专业知识。1959年7月,他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研究生班毕业。

毕业后,萧灼基先生来到北京大学经济系任教。自参加工作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任助教长达20年。他始终追求真理,坚守信仰,身处逆境也不放弃教书育人的初心。1979年6月晋升为讲师,1980年12月晋升为副教授,1985年9月晋升为教授。1986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全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特殊津贴。数十年来,萧灼基先生一直躬耕于燕园,著籍立说,教书育人。为北京大学争得了荣光,为中国经济学界赢得了自豪。

萧灼基先生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发展做出了特殊贡献。

早在1956年,萧灼基先生就立下两个宏愿:一是要通读《马恩全集》,二是要自己写作《马克思传》和《恩格斯传》。2008年,萧灼基先生出版了倾注其毕生心血的学术巨著《马克思传》,并再版了他1985年出版的《恩格斯传》。这是中国学者首次在此领域的成功探索,同时也是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由一人独立完成两大革命导师的单独个人学术传记,这在世界马克思主义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萧灼基先生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既是矢志不渝的,也是与时俱进的。他在《马克思传》再版序言中写道:“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普遍认为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已经过时了。但是,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全面爆发,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西方发达国家又骤然热销。实践再次证明,150年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仍然具有不朽的价值。” 在数十年的教学研究工作中,萧灼基先生始终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发展变革中的经济社会问题。无论学术风气如何变化,从未动摇。

萧灼基先生为改革开放做出了前瞻性的理论贡献。

他拥护改革开放,积极投身时代洪流、贡献才智和力量,是我国最早研究和主张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专家之一,堪称市场经济理论的主要旗手。1981年,萧灼基先生在《北京大学学报》上发表的《关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若干设想》一文中,首次提出并系统论证了国有企业所有权和使用权(经营权)“两权分离”的改革设想,为推动国企改革提供了重要理论指导,并因此获得1984年颁发的首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他的“价格运行弹性论”、“公有制与市场经济兼容论”、“证券市场与社会主义适应论”等理论在学术界和经济实践中产生了重大影响。他极富学术勇气地提出“重新认识社会主义”,指出“生产资料所有制是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在商品经济下要率先强化市场经济作用”等观点,如大海潮音,振聋发聩,为改革开放做出了前瞻性的理论贡献。

萧灼基先生为市场经济与资本市场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理论贡献。

他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研究股份制经济和证券市场的专家之一,主编了国内首批介绍股份制经济的著作《股份经济学》和迄今为止关于证券市场最全面系统的权威性工具书《中国证券全书》,为资本市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对中国证券市场的研究鞭辟入里,对股市的真知灼见令众多海内外学者叹服,被誉为“萧股市”;他长期研究宏观经济问题,对经济发展形势见解独到,被称为“燕园里的中国经济预测家”。1999年,萧灼基先生在政协九届二次大会《关于金融发展与金融安全的若干建议》发言中明确指出,金融发展要放在首位,不发展是最大的不安全。这次发言为深处困境的中国资本市场指出了方向。

萧灼基先生为我国经济领域人才培养和学术繁荣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从教五十余年来,他始终热爱党和国家的教育事业,在经济金融领域辛勤耕耘,教书育人,桃李遍布天下。他思想开明,坚持“真理无国界,科学无禁区,探索无止境,争鸣无尊卑”,认为创新是研究的灵魂,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并勇于提出新的理论和观点。他一身正气,“从政为官要清廉,下海经商要守法,科学研究要创新,待人做事要真诚”的毕业赠言,成为历届学生铭记遵循的行为规范。他对学生的成长与发展倾注了无限的热情与心血,春风化雨,金针度人,提携后进,深受广大学生爱戴。他所培养和指导的许多学生在政、产、学、研各界都有突出表现,成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各条战线的栋梁之才。

萧灼基先生是知名的社会活动家。

萧灼基先生担任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六、七届中国民主建国会常务委员、特别顾问,民建经济委员会主任,第五届北京市海淀区政协副主席,北京、吉林、云南以及武汉、成都、汕头等省市政府顾问或咨询委员,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特聘顾问,《经济界》杂志社社长、主编、名誉主编等职务。他身体力行“经济学家必须贴近实践”的诺言,常年带领学生深入农村、工厂、科研单位等生产劳动一线考察,与当地工人、群众、领导干部交流意见。1992年10月,萧灼基作为大陆首位访问台湾的经济学教授,迈出了两岸经济学术交流破冰之旅的第一步,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

“学之大者,为国为民”。萧灼基先生心系家国天下,是我国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他秉承“经世济民”的北大经院百年传统,抱有对党、国家和人民的赤子情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心系家国,鞠躬尽瘁。在参与政协工作之后,他的历次提案、大会发言等论述对关键政策的出台和深化改革都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2003年政协第十届一次会议上,萧灼基先生发表了题为《加大财政支农力度 提高农民收入水平》的发言,提出大幅减免农业税,免费供应农村初中和小学生教科书、练习本和其他文化体育用品。三年之后,在中国延续了千年的农业税被废除,得到了亿万人民群众的高度赞誉。即使在病重期间,萧灼基先生仍然关心学科建设和改革发展,针对金融安全、金融体制改革、新兴产业战略等问题继续建言献策。拳拳之心,可昭天地。

萧灼基先生自称“三书主义”者:“读书、教书、写书是我的人生经历,我通过一生的努力把每一件事做好!”五十余年的教书育人,萧灼基先生著作等身,成果丰硕。他出版《中国经济建设与经济体制改革》、《重新认识社会主义》、《萧灼基选集》、《纵论股金》、《社会主义宏观经济研究》等数十部著作;在《北京大学学报》、《经济研究》、《经济科学》、《人民日报》、《联合早报》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论文数百篇。荣获数十个奖项:包括“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孙冶方经济科学奖”、“陈岱孙经济学著作奖”、“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金三角’奖”、“全国十大财经英才奖”、“北京市优秀学术报告一等奖”、“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北京大学优秀社会科学著作奖”、“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指导奖”、“北京大学改革开放30周年百项精品奖”、“改革开放30周年60位经济人物奖”、“影响新中国60年经济建设的100位经济学家”、“中国证券市场20年最具影响力人物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北京大学终身教书育人奖”等。

虽有诸多荣耀接踵而至,但在萧灼基先生看来,最重要的却是:“有是非之辨,坚持真理,理论创新;无名利之争,淡泊人生,爱学生、爱朋友、爱亲人。”无论面对人生中的挫折还是辉煌,他都豁达淡然,胸怀坦荡。他是学术大师,改革的理论先锋,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家和教育家;他是妻子眼里的好丈夫,儿女心中的好父亲,学生们永远的好师长。

萧灼基先生离开了我们,这是北京大学的重大损失,是中国经济学界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领域的沉重损失。先生之风,浩浩汤汤,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萧灼基先生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