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国际经济评论

您当前位置是:网站首页 > 财经时评 >北大国际经济评论
薛旭: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战略无法解决贸易失衡问题

2018-03-01   

1月,是特朗普总统不断强调美国优先的月份。1月14日,美国减税法案落地,1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对进口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产品征收保护性关税,且对进口洗衣机实行为期三年进口配额限制。1月26日,特朗普在达沃斯继续宣传美国优先的观点。1月30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讲,再次宣称美国“终于让数十年来牺牲我们繁荣、把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工作和我们国家的财富送至别处的不公平贸易协议翻篇了”。

这一系列的强硬表态,真能解决美国的贸易失衡问题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这个结论的基础是,美国国际贸易每年7000多亿美元的贸易赤字,不是美国当前经济的根本问题,而是美国保持优先地位战略的客观需要。

对一个经济体来说,贸易严重失衡,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货币大幅贬值,而一个国家如果短期货币大幅无序贬值,则会导致该国无法偿还外债,无法获得海外借贷,丧失进口能力,进而导致本土恶性通胀,基本经济秩序与生产体系崩溃。

但美元在当前贸易失衡背景下,并没有大幅无序贬值出现,这意味着,在全球资本管理者眼中,美国仍具极强偿债能力。那美国拿什么还钱呢?

首先,贸易赤字没有包括服务贸易,以中美为例,尽管美中贸易赤字达到3000多亿美元,但服务贸易却有300多亿美元的顺差,而从经济净增加值看,中美3000多亿美元顺差如果扣除中国对关键零部件进口国家的逆差,中国经济净附加值的顺差远没有贸易顺差那么大。

其次,美国资产仍在全球具有巨大吸引力。美国是全球最具吸引力的移民对象国,而美国国土面积辽阔,客观上构成了雄厚资产,即使存在一定逆差,但完全可以通过移民投资方式,加以有效弥补。之所以没有采取这种措施,主要因为美国当前的经济能力和状态,还没有到需要通过出售资产来弥补逆差的地步。美国潜在的巨大自然资源,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虽不能体现出来,但在国际债务市场上,却是强有力支撑它借债能力的资产基础。所以现有的贸易逆差并不构成美国经济在支付方面的重大问题。

本质上,国际贸易是人类交换行为的放大。美国的巨大贸易逆差,意味着美国是向全世界借钱、买其他国家产品,以支撑美国生活需要。但在如此巨幅逆差下,也就是如此巨幅负债下,全球却不担心美元会巨幅贬值,这就像一个欠债很多的人,大家不担心它无法还债。这一定意味着,在这种巨幅贸易逆差下,它的服务贸易顺差加上潜在资产价值以及经济体系的未来偿债能力,是足以支持这个债务的。唯有如此,美元才会在如此贸易逆差背景下仍然坚挺。所以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对美国也包括对世界,都不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

中美贸易赤字其实是美国优先战略的必然结果。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反复强调美国优先,但不是就业优先,因为美国当前就业状态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失业率不到5%,这意味着在美国目前没有多余劳动力生产美国形成贸易逆差的相关产业和产品,如果强行通过保护关税方式恢复这些传统相对低附加值产业的生产,就必然影响中高端优势产业的竞争能力,增加其成本,弱化其全球竞争优势。而这种中高端产业的竞争能力,才是支持美国保持全球领导力的最根本基础。

事实上,美国经济已经形成一个贸易逆差下的新经济战略均衡。即美国通过当下的贸易逆差,支持美国集中精力开展知识创新和扶持高技术知识产业,然后再依靠创新知识产业,在特定时间段后形成贸易顺差,带来美国繁荣与美元坚挺。而大众就业,则通过为知识创新产业提供服务加以保障。今天美国的经济定位,客观上已经不再是一个制造大国,而是一个知识创新与高知识产品的制造中心。它依靠良好的知识基础与优异生活环境,吸引全球最优秀的知识人才,在美国转变成引导全球新生活方式的创新产品和创新技术。依靠这样的技术领先与相关基础,来保持美国的竞争优势。

美国优先战略的本质,就是维持这样一种客观上已经形成的优势战略地位。

对美国来说,中国是美国新经济战略均衡不可或缺的伙伴,是美国优先战略的重要支柱。中国为美国生产大量高性价比的中低端产品,且通过大量持有美国国债,为美国创造优先发展知识和知识制造产业的经济环境。中国在为全球制造的过程中,缩短了同发达国家的经济能力差距,但也为美国保持竞争优势提供了巨大市场。因此面对中国的赶超,美国只能是不断强化自身优势,而不能通过贸易战去弱化中国的竞争优势。

(原载《第一财经日报》2018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