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北大经济学院

我与北大经济学院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我与北大经济学院
李虹: 我在北大经院十四年

2012-04-11  

   

月如梭,流年似水。回首当年,从1998年北京大学百年华诞走进燕园开始,不经意间,我在燕园竟已度过了十四个春秋。从最初的访问学者,到北大经院求学的博士生,再到如今传道的北大教授,其间我既经历了太多的艰辛与努力,也感受到了更多的经院同仁的关怀与帮助。时值北大经济学院百年庆典之际,抚今追昔,我感慨良多。现拈取数缕,以表寸心。

 

一、访入燕园 心驰神往

 

 

二、求学经院 沐浴春光

初入北大,虽有欣喜,但更多的是压力与茫然。面对全国知识最渊博的著名教授和来自祖国各地最优秀的年轻学生,经济学知识较匮乏的数学背景出身和已为人母、家事缠身的我,被一种自卑感和危机感笼罩着。尽管我十分努力刻苦,不敢有半点懈怠,但有时还是不得要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的博士生导师刘伟教授,尽管已身兼数职非常忙碌,但还是抽出宝贵的时间及时给予我许多精神上的鼓励、学业上的指导和帮助。根据我的知识结构,刘伟老师为我制定了有针对性的培养计划:从应阅读的书目,到课程的选择,及阶段性的学习规划等,并按计划定期地给我进行相应的指导。刘伟老师的帮助使我重新聚集起动力更加发奋和努力,克服重重困难,最终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博士生阶段三年的学习生涯,增强了我进一步学习经济学理论和深入研究经济学问题的自信心,也让我对经济学领域的兴趣更加浓厚,为以后我所从事的经济学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99级博士生毕业合影

                             

三、登上讲台 薪火相继

2002年,我获得了北大经济学博士学位,并有幸留在经济学院执教。时至今日,已近十年。其间,我感受到了太多的来自经院老师、同事和学生的温暖、关怀、帮助和支持,我的人生变得更加绚烂多姿,活力无限。现择其大端分述如下,恕不一一。
                          

1、  刘伟老师

    在经济学院,对我影响最大的人莫过于刘伟教授。作为我在北大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导师,他的人品、思想、学识及对现实经济问题的关注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使我形成了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对学术研究的执着;他的培养、鼓励、教诲使我能拥有平常心态和豁达的心胸从事学术研究与教学工作,并能淡然地面对挫折。
    由于数年长期的加班熬夜,生活单调,精神紧张,致使身心俱疲,同时在国际上发表的学术论文不尽顺利,学术研究也遇到了瓶颈,我曾一度焦躁不安,充满了失落感和挫败感,十分苦恼。刘伟老师知道后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及时的给予我关怀劝慰和指导。刘老师告诫我做学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能心急,得沉得下来,踏踏实实一点一滴地积累;不能够闭门造车,应多和国内外优秀的学者交流学习,这样可以成长得更快;最重要的是不能带有功利心态,应该把它作为一种生活状态,作为一种需要和快乐。
    长年专心从事科研工作,使得我对社会上的事了解甚少,刚开始接触校园外社会,感受到复杂而微妙的人际关系,也看到了人性中不甚美好的一面,不免内心十分纠结,甚至对自身的价值观产生了怀疑,思想上充满困惑。刘伟老师教导我,对社会上的人和事,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但要保持住自己的那份纯净,不轻易改变;同时也应拥有豁达和包容的心态,像陈岱孙等老一辈经院人一样追求美好、高尚、高贵的生活态度和处事原则。

 

2、孙祁祥老师


   
在经济学院,对我有深刻影响的老师还有很多,孙祁祥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与孙老师二人单独乘坐飞机返京,途中孙老师的一席话令我至今都受益匪浅:
    我的父亲是1938年入伍的老兵,很多人一直认为与他人相比,父亲的付出与所得不相匹配。而父亲则说,在残酷的战斗中能存活下来已是万幸,不应再为身外的名利计较太多。父亲的这种甘于奉献淡泊名利的品格深深地影响着我,“凡事尽百分之百的努力,有结果偏得,没有结果正常”便成了我一直以来恪守的座右铭。

自那次谈话后,孙老师的这一理念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每当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而却没有收获的时候,我都会以此来鞭策自己,尽可能地避免忽左忽右,患得患失。
 

3、幕后英雄


   
除了老师,在经济学院给予我很多关怀帮助的还有众多的行政管理人员。我长期地加班熬夜给相关的行政人员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和不便,但每每午夜或凌晨离开教学楼时,每一位值班的安保人员总是不顾困倦,耐心热情地帮我打开已锁好的楼门,还不时地叮嘱我是否锁好了办公室的门,并劝慰我要多注意休息保重身体,这种亲切的叮嘱减缓了我的疲惫,温暖溢满了我的内心。
    非典时期,偶然的机会,我代替李梅老师兼职做了一个月的科研秘书,这使我得以切身地感受到了行政管理工作的繁琐及行政管理人员的辛苦。此后,每当申报课题时面对李梅老师的一遍遍叮嘱,本科及研究生教学工作安排中面对刘洁和谢朝晖老师的耐心协调,还有面对其他方方面面的行政管理工作人员的一系列耐心认真细致的工作时,我总是会心生感激。

4、后学弟子


   
经济学院我的学生们,也时时会给我带来太多的感动:教师节,学生们精心准备的刻满字的蛋糕和制作的祝福视频,以及“您太累了,也该歇歇了”的背景音乐深深地感动了我;愚人节,留学生们画得满黑板的涂鸦作品和各种颜色的文字祝福给了我太多的意外惊喜;生日时,学生们发来的祝福短信和送来的简易小礼物温暖着我……
    在担任2002级经济学基地班的班主任期间,一天傍晚,我曾辗转几班车到达位于通州的一个学生家进行家访。学生家长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并积极与我配合,很顺利地把我所担心的孩子的问题解决了。当我乘坐末班车返回学校时,虽然只有车上的司机师傅和黑影中车两侧呼啸而过的庄稼陪伴归程,虽然胆小的我手中紧握手机(随时准备意外时呼救)而有些战战兢兢,但我的内心深处是暖暖的,教师的这个职业让我感受到了生命更加有意义!
  

北大经院的十四年,教会了我包容、豁达、坦然、感恩。北大经院成就了我,给了我实现自身价值的平台,她值得我去热爱,我愿意为她勤勤恳恳地付出!

十四年间,我从最初的自卑走向了今天的自信,从最初的投师问学,到现在的授业解惑,是燕园给了我安身立命的本领与平台,是经院给了我翅膀与梦想。因此,我有义务以自己的加倍努力工作回报经院,在这个梦想开始的地方,一直“梦”下去!

这个梦想就是:北大继续腾飞,享誉世界;

经济学院蒸蒸日上,济济多士。

为此,我愿倾尽全力,托付此生;

与北大经院同风雨,共悲欢,撷秋实,沐春光!

 

 




 

 

    初识北大,是在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庆之日。当天一早,我与几位访学室友满心喜悦,从圆明园东门的住处匆匆赶到北大校园,流连于风景如画的未名湖、德才均备斋、博雅塔和校友桥等。校园里满是兴奋的北大学生和返校校友,熙熙攘攘,处处洋溢着浓厚的节日气氛,不断有热情的校友亲切地问道:“你们也是北大校友吗?”我的心情既忐忑不安,又充满向往。看到张张无比骄傲自豪的脸庞,聆听克林顿总统的演讲、陈佳洱校长的讲话、著名学者的讲座,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北大积淀百年的文化内涵和底蕴,深刻的领悟到其“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内涵。由最初对北大的倾慕与神往,到如今对她有了深层次的理解与热爱,促使我萌生了成为一名真正北大人的梦想。为此,我毅然加入到了考博的行列。古语有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在那个如火的七月,我如愿接到了来自燕园的录取通知书,内心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我将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结下不解之缘,从此,我的人生也将开启新的起点。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