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北大经济学院

我与北大经济学院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我与北大经济学院
何志雄:北大最有风度的精神布施者

2012-04-10  

刚才洪师母陈老师来电,明天下午洪老师出院,老人院还有许多手续。要看望的话,明天之后才可以去。洪君彦老师,一个对我来讲,远多于一位好老师、一位好长辈、一位好朋友,甚至于我们学生来讲,洪老师是一位的好父亲,一位无私奉献的精神布施者。

洪君彦,一位代表着一个逝去时代的人物!一位代表燕京大学同仁 、代表北京大学几代“穿西服而不是马褂”的某一大类精英、一位代表对中国现代化作出毕生贡献而同时又对中国现代化做出反思的力量,即使在这种力量受到限制,而不能发挥其全能的时候,洪君彦,及其他的一大批追随者,仍然为中国发挥着他们内心深处闪光的中国传统精神和现代自由主义精神,演奏着它们融合在一起的、既矛盾又统一的共鸣,一种现在已经久违的人的本性。他们为学生创造了一种追求真理、追求大道同时又人格独立、宽松自由的平台,以及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氛围,这些已经深深地影响着中国现代历史的进程。

洪君彦是我在北大认识的第一位老师。北大和世界经济专业给我的印象首先来自洪老师,同学们都讲,很难想象没有洪老师,北大世界经济专业是一个什么样子。记得一九八二年入学新生会那天,我们的班主任马国南老师还有几天才登基。我们各位同学,估计一半都是各省前三名,既自信、骄傲、又是土包子,没见过大场面。此时,洪老师几个步伐就上了台,目光炯炯,环视一周。我定神一看,是一位四五十岁的教授,他气度轩昂、儒雅俊朗;宽头挺额、大眼高鼻;黑皮茄克,打扮时尚;声音洪亮,音韵特别。洪老师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子,他简单介绍了经济系的历史和自己的经历,包括陈岱孙终身独身的传说,和陈岱老如何拿到威斯康辛大学的金钥匙奖和差点拿到哈佛最高奖哈佛威尔士经济论文奖。洪老师说陈岱老很谦虚,陈岱老回国后填表,其中一项,问英文程度,他只填:懂英文。然后洪老师介绍了世界经济专业及他主持的创建过程。洪老师说,世经的任务,是为中央政府培养高级的咨询人才。他鼓励大家先学好马克思主义,打好基础,之后再学习西方经济学。

洪老师犹如哈佛教授的学者风度、外交家的气质、王子的贵气、平易近人的亲情,震慑在座的所有人。大家屏住呼吸,琢磨内容。八二年是一个什么时代?当时几乎没人穿过西服,没人坐过飞机,许多人第一次见火车。那震撼力可想而知!

接着,洪老师开始点名,我们班的郭慧中和郭伟东同时站起来,因为他们的名字听上去差不多。最后,我们班的刘语眉和狄瑞鹏引吭高歌。无独有偶,他们两人都考取了洪老师的研究生。

后来的经历证明,洪老师的马列训练和现代“法家”对西方的追赶,并没有改变他的自由主义精神和中国善良人性的内在本质。洪老师的的父亲是浙江盐业银行董事长。当年他进燕京大学,就是让他日后主持几大区中的某一区的银行业务。像所有中国传统家庭教育一样,洪老师身上遗传着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精髓,他内心是抱着仁义礼智信的信念,同时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看待西方文化的。洪老师在过去三十年内,团结一大批意见和学术观点与自己相近或相反的同事,创建了北大经济系世经专业,用田军的话说,“一个人高举美国经济故事集走在一大帮夹着苏联东欧经济教科书的队伍前面,却始终稳稳地把握着方向盘,当了35年驾驶员”。在洪老师的血脉中,留着庄子的自由精神,或狄百瑞的“人格主义”,它不同于我们现在理解的的西方自由主义精神。

即使在文革和婚姻的双重创伤中,也没有人能够把洪老师的自由精神和道德意志抹去。当田万苍在批斗洪流中向洪老师点头示意,那一刻的心灵颤动,除了洪老师之外,我们读者都能深深感受到!面对红卫兵和个别老师的几十轮批斗和痛打,牛棚和江西劳动的煎熬,洪老师都能忍受。文革结束后回到工作岗位时,仍能团结一切老师一起工作。他对人性的理解通达和宽容要多么的深,才能达到这种情商程度!世界上每一颗心都是不同的。洪老师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容忍度有多大,决定于我们的控制度有多大,决定于我们对的人性的理解度有多深,决定于我们的对别人的期望与实际结果的差距有多大。

到了二年级,洪老师给我们开美国经济,实实在在给我们开了一次洋荤!上课时,洪老师还多次提到他的优秀学生,如田小华、我们班主任马国南、王建业、王一江等。所以我上美国经济课最为认真,考试还得了九十六分。洪老师私下问我考不考他的研究生,我居然傻傻地说,让我考虑一下。当我后来考光华管理学院厉以宁老师和闵庆全老师合招的宏观经济与微观管理时,由于十年后把我带到地狱的病因可能已经发作,每天只有六个小时的精力,结果考试入围,但考得一般。在招生会上,洪老师对我作了推荐,入读后来分开招的闵庆全老师的微观管理与可行性分析。开始有机会学习务实的财务管理。洪老师知遇之恩,永生难忘!

洪老师参与了福特班的筹建并多次推荐福特班。考研究生之前,我到洪老师家,告诉他,我会在考完研究生后报考福特班,洪老师听了很高兴。在洪老师的鼓励下,一九八六年我考入了福特班。而此时洪老师去了美国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和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后来我又去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留学,没有机会再见到洪老师。

一九九七年我回到香港,开始每年与退休后的洪老师和师母吃饭,一起参加香港北大同学会,每年一二次,长达十多年。四年前,洪老师要出《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的第二版,问我能不能写一篇文章,我那时白天从商很忙,晚上又要研究和写作到十二点半到一点。问能否写一首诗,师母说可以。我就写了一首“北大最有风度的男人”。

北大最有风度的男人

-献给洪君彦老师

2007-12-21)

悲惨、揪心、坠落的共业,

曾想推倒贵族的童真。

罕见的外交家谈吐,

北大最有风度的男人。

熟悉的宽额上,

跨越众多历史的迹痕。

长征食堂的独饮,

“我家在哪里” 的纵深。

黑暗的灯市口街边,

闪烁着人性的善根。

聪慧大度的前身,

我可敬的永永远远师门。

 

洪君彦老师2008年于上海

师母来电,说写成这样的评价,不好意思登。我说,没有关系的!以后出书时我会抽空写一篇。渐渐地,在缘分上,与洪老师有一种很亲的感觉,您能感到洪老师对学生的父爱!

洪老师过去几十年中,已经积累了许多阴德。他为学生付出了爱、关心、帮助,而不求什么。许多同学都把他当恩人看待,那他的福报能不增加吗?而这样的人又如此之多,可见洪老师的福分是很大的。我们应该向洪老师学习,学习他那种平常心。越高级的内心,能够容忍的东西越多,越能让所有人感到平等和温暖,越能根据对方的需要来解决对方的问题。这也能回答,为什么三十年后的今天,大家相隔千万里,仍然有那么多的同学爱着他、牵挂着他!专程买飞机票不远千里来看望他!

师母是洪老师在燕京大学的同学,长得如菩萨般的端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洪老师福分很大,就我所知,洪师母起码救了洪老师几次命,其中一次,上天保佑洪老师,明明应该睡觉,却不知为什么,多少年没打电话来的芝加哥同学打来电话,谈到深夜近十二点,进房间一看,洪老师病性发作不省人事,手脚抽筋不能动,口又说不出话,师母马上给他送院,救回一命。如果按平常早睡,洪老师就完了。这就是神迹!世上是没有偶然的东西的!洪老师住了近二十次医院,师母每天扶着拐杖,带水带饭,去医院或老人院看洪老师,每天给洪老师喂City Super买来的水果。我看师母为洪老师竭心尽力,人老了许多!希望我们同学们能够为她分担负担,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希望我们能够珍惜余下的时间,与洪老师共度所剩不多的这一世的缘份!

洪老师是我们心中的一把秤,与洪老师比较,我会发现自己许多问题。有两件事情,我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几年前,洪老师问我,能不能每周来洪老师家一趟,由老师口述,我下笔,写一本世界经济专业的创办的历史书或长文。我一直抽不出空,等我答应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亡羊而不能补牢!愧对老师!愧对同学!另一件事,大概二零零九年与老师吃饭,老师说,“我们十几年每年吃一次饭,我很珍惜啊!” 天啊!我怎能一年才请老师吃一次饭了!我那破东西有什么好忙的?于是,马上想要起码几个月吃一次,谁知老师身体开始不好,已经不能出来吃饭了。我就往他跑马地家里跑,只要有同学来港而我又认识的,我都带他们去洪老师家。我和与八八级王晓捷师弟一起去看望洪老师,并合赠上一个匾金马,题词为: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师恩父爱,

燕园成蹊。

看着洪老师逐渐清廋,听着师母一个个的救命故事,心中阵阵难过!上个月,洪老师躺在医院,已经疲倦到只能挣开一只眼睛几秒钟,但头脑还很清醒,还会问到,您那南非金矿做成吗?洪老师绝对把学生们看成自己的子女。学生们的爱和关怀,的的确确比药还灵!上几个星期,蔡金良从广州下来,专程来见洪老师,洪老师还问,你是在Fedex工作,还有一个姐姐。老蔡大吃一惊,心中大喜!除了王一江、唐凯男、侯霖、刘语眉等几批我不在场的学生外,这几星期,还有一大批学生从北京、广州、深圳、美国专程来看望洪老师,包括田军、陈虹桥、许国庆、和在香港的马国南、王劲生、杨秋梅,结果是奇迹发生了!在学生们到达之前的一天起,洪老师发了三个月的低烧突然停了,之后一直没发,今天刚好出院。我们同学的集体思念,正在量子力学的基本层面上,改变着洪老师的心境和外貌,不管距离有多远。

坐在床边,望着洪老师,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很近的。生活的阴影是放下了!人对贪嗔痴妒慢疑的执着是放下了!别人讲什么、怎么看也无关重要了! 下辈子也不用再经历文革和家庭婚变的悲剧了!这辈子已经学得够多得了。老师肯定比任何时候,更会相信,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但有为法会带出无为法,无为的获得,需要有为的执著和贡献。老师,您已经做到了!希望我们心灵之间,互相关心、彼此照顾;希望我们不管在哪一个时空上,我们都会再次聚首,与天地共存!

中国现近代史上,起码有几种力量共存,一种是中国传统的道德,以及它教育出来的优秀人格。一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找到了中国现代化的东方或亚洲独特社会形态的道路。还有一种,是现代自由主义精神、或上文讲的〝人格主义〞精神对中国现代化的关照。他们都用自己特别的形式,以有形或无形的方式,布施于社会。

洪君彦,同时拥有这几股力量。出身近代中国传统家庭的他,身上就是中国古典教育的典范,他又是四九年后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同时对西方又十分熟悉。在大门尚没打开的时候,他的自由主义灵魂就已在天外翱翔!其融合佛魔的和谐力量,乃是中国和世界未来必走的道路。其光彩、其绚丽、其震撼,无疑是现代北大,乃至于中国最有风度的人!

洪君彦,一位北大最有风度的精神布施者!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