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学院新闻
北大经院首届欧洲论坛 | 苏剑——基于AS-AD模型和中国经验的宏观经济政策体系

2019-09-11  

 

 

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主办的首届欧洲论坛2019年8月25日在英国牛津大学哈里斯讲堂举行,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苏剑教授以“基于AS-AD模型和中国经验的宏观经济政策体系”为题做了主旨演讲。

 

报告中,苏剑教授根据当前宏观经济政策体系(MPS)存在的缺陷,阐述一个新的MPS框架。苏剑教授基于新的研究框架,分析了市场环境管理及其工具、需求管理及其工具、供给管理及其工具、以及新MPS中的政策组合,最后以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管理为例说明了新的宏观经济政策体系的实际应用。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苏剑教授发表主题演讲

 

苏剑认为,目前MPS的发展远远落后于宏观经济理论的演化,政策效果欠佳。目前MPS关注经济表象而不能深入其根源,无法达到多种政策的目的,增加金融危机的可能性,甚至导致难以阻止的政策依赖,且有较强的政策溢出效应。更为重要的是,目前MPS并未充分考虑改革、开放和创新对宏观经济的影响,而这些因素对中国的宏观经济管理至关重要。基于AS-AD模型,完整的MPS应该包括市场环境管理、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分别用于恢复市场功能、调整需求和调整供给。

 

在市场环境管理方面,发达市场经济体存在许多市场失灵,如价格刚性、信息不对称、公共物品、垄断和外部性等等,在转型经济体中还存在对市场的限制、市场不完整以及缺乏财产保护等问题。因而,市场环境政策在所有市场经济中都涉及价格政策、信息不对称、公共物品和反垄断;而在转型经济体中还要关注市场培育、法律、政治以及市场环境的文化领域等等。以价格管理为例,价格刚性在所有经济体中均属常见问题,也是凯恩斯主义强调需求政策的根本出发点。根据经济体制的不同,经济体存在有两种价格刚性,即市场经济中的价格刚性和计划经济中的价格刚性。新的MPS的价格管理政策旨在促进价格灵活性,解决所有经济体共同面临的垄断、价格粘性、实际刚性等问题,而对于转型经济体而言还要重点关注价格改革。

 

在需求管理方面,新MPS的需求管理关注需求质量,这对当下中国推进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启示。一方面,高质量投资需求为投资者带来更高的回报率;另一方面,高质量的消费需求为消费者带来更高边际消费。这两方面共同导致高质量的投资。基于此,需求管理工具主要包括凯恩斯主义下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制度创新推动的需求侧改革、产品创新和市场创新推动的需求侧创新。因而,当前存在两种增加需求的方法,一是通过凯恩斯主义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等传统需求管理政策,降低需求成本,但这也会降低需求质量,影响经济体健康发展;二是通过创新政策,尤其是产品创新政策,增加需求回报,这将带来高质量需求,进而促进经济体健康发展。苏剑教授进一步分析了创新政策与凯恩斯主义需求政策的利弊,得出创新政策在政策效应方面有更长的政策滞后,而且不确定性更高,在扩大需求和收缩需求方面具有更好的协同性。因而,应将创新政策与凯恩斯主义政策相结合,秉持创新政策先行,通过创新政策进行经济调整,这将有助于解决经济体存在的长期问题和系统性问题。

 

在供给管理方面,新MPS框架下的供给管理区别于包含税收政策在内的传统供给管理方式,其主要政策目标是对生产者的激励,由于可用资源和技术的存量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重大变化,但对生产者的激励可以在短期内改变,只要能够调整对生产者的激励,就可以调整经济中的供给,比如通过降低单位成本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或生产规模的扩大等。因而,供给管理工具主要有要素价格政策(包括货币政策、工资政策、资源价格政策等),生产率政策(国有企业改革、金融改革、农村改革等供给侧改革和供给侧创新等),相关法律法规(如环境政策),以及相应的行政管理(包括不同行业中进入退出等)。

 

在新MPS政策框架下,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应该着眼于政策组合,坚持市场环境政策第一的原则,以恢复市场功能为主要目标。在经济现实中,由于价格刚性往往难以消除,因此仍然需要供需管理。通常,供给管理应用于处理供给冲击,而需求管理应用于处理需求冲击。

 

苏剑所提出的中国新的宏观经济政策体系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为处理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问题提供重要启示,获得与会嘉宾学者的高度评价,现场讨论热烈。

 


供稿 | 国际交流与合作办公室

美编 | 豆荚

校对 | 阿布、禾禾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