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学院新闻
孙祁祥:经济社会变迁与女性价值

2019-11-05  

2019年11月1日-3日,以“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变化世界与人的未来”为主题的第十六届北京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叶静漪教授主持了“文明进程中的女性能动力和发展”的分论坛,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谭琳教授,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校长金惠淑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张妙清教授,北京大学袁明教授和孙祁祥教授分别就“女性在政治、教育和新经济中的作用与重要贡献”发表了主旨演讲。北京论坛(2019)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全国妇联名誉主席彭佩云到会,向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孙祁祥在题为《经济社会变迁与女性价值》的主旨演讲中,用翔实的数据分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余年来女性地位和作用的变化,并从经济社会变迁等角度对此变化进行了深刻阐释,对男女平等的精髓提出了富有洞见的观点。她的演讲引发了大家的强烈共鸣,反响热烈,现将孙祁祥教授的演讲分享给大家。

 
 

 

 

经济社会变迁与女性价值

北京大学 孙祁祥

                 

各位领导、专家:

 

大家上午好!

 

感谢大会组委会的邀请,很高兴参加这场论坛。刚才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很受启发。我们这场分论坛的主题是:“文明进程中的女性能动力和发展”,这是一个颇有历史纵深感的话题。我不是专门研究历史和女性问题的学者,但从我对历史有限的认知中,我知道,女性价值、女性发展、男女平等,都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这一事实,一方面源自于千百年来人类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女性争取自己权利的斗争;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虽然我们不得不说,女性遭受歧视甚至备受摧残的现象并未成为历史,从非洲一些国家至今还保留着的妇女割礼的陋习,我们可以看到妇女解放的艰巨性,但客观地讲,当今社会女性的价值有了极大的提升。当今天有些女性对女总统、女总理、女科学家、女校长、女航天员、女将军……等等这种性别加职业的称谓表示不满,有人甚至抱怨是一种“性别歧视”时,我却更愿意认为,正是在这种对性别加职业的强调中,让我们清楚地看到,过去曾经根本不可能为女性涉足的行业有了“半边天”的身影。正是在这种对性别加职业的强调中,让我们看到了,千百年来固化的职业性别标签被逐渐撕掉的现实。这是女性力量的崛起,这是人类社会的进步!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时刻,回顾、总结这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余年来中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及女性地位和作用的变化,让我们充满了自豪感。

 

我是做经济研究的,因此,我想从经济的角度列举一些权威机构提供的数据来反映这种变化:2017年,全国女性就业人数3.4亿,比1978年翻了一番,全社会就业人员中女性占比超过四成。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女性以60.9%的劳动参与率高居世界第一位,远超过48.5%的国际平均水平。同时,2018年中国男女两性之间的劳动参与率差距缩小为14.8个百分点,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的26.6%。在《财富》杂志发布的《2018年全球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排行榜》中,中国女性占14席,比例高达28%,排名最高的位居全球第四名。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显示,榜单前10位中有5位均来自中国。

 

为什么女性在经济社会中的作用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我认为在中国,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的重要原因:第一,来自于人类的进步和社会形态的变化,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各国女性地位提升的一个前提条件。为什么农业社会是一个“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形态和“男耕女织”的劳动分工?因为它基于男女生理上和体力上的要求。而只有当人类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以后,才为妇女解放创造了一个前提。恩格斯曾经提出:“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劳动中去”。“而这只有依靠现代大工业才能办到”。因为在工业革命前,家庭与经济是合为一体的,工业革命瓦解了家庭经济,将以前从未离开过家庭的妇女解脱了出来,从而使她们能够以自由、独立的身份进入到劳动力市场。而社会形态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源自科技的推动力量。韩裔英国经济学家张夏准曾经提出,对人类经济发展贡献最大的科学发明是洗衣机,其原因是洗衣机将大量的妇女从繁重的家务劳动中解脱了出来,这相当于创造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红利,由此使得全球的劳动供给得到了质的飞跃。第二,它来自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对中国妇女问题的高度重视。刚才全国妇联的谭琳书记在她的演讲中用大量详实的数据,展示了中国妇女地位和作用的提升,我就不再赘言了。再次,它来自于改革开放所带来的重大社会经济变迁。

 

40多年来,伴随着改革开放,从经济形态的角度来看,中国社会发生了以下五个方面的重要转变:第一,产业结构从以传统制造业、农业为主向高端制造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转变;第二,要素的集约程度从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转变;第三,劳动方式从体力劳动为主向智力劳动和技能劳动并重转变;第四,供求范式从生产者主权向消费者主权转变;第五,经济属性从实体经济为主向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并存转变。

 

上述转变导致的一个重要结果就是现代社会的劳动分工依据发生了重大改变,许多领域和工种对体力和生理方面的要求大大降低,性别对于劳动参与的约束也由此显著降低,这无疑为女性价值的呈现和作用的发挥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用我们论坛的关键词来说,“能动力”得到了更加有力的释放。女性较为突出的品性:如细腻、韧性、耐性、严谨、钻研、刻苦等在许多领域,如管理、营销、金融、财会、法律、网络经济、国际文化交流等方面都有更为突出的表现。

 

当然,外部环境的改变只是女性作用发挥的必要条件。女性还必须通过自身的努力,才能真正适应快速变化社会的需求,在不断提升自己能力和实力的基础上,为国家和社会多做贡献。

 

在现实中,我们不时也会听到这样或那样的评论和抱怨,即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不够高。去年中国召开世界哲学大会时,我在北大偶遇一位从北欧来参会的教授,当她得知我是北大教授时,忍不住跟我抱怨道,“参加大会开幕式时,我发现坐在主席台上的是清一色的男性,这在我们国家简直不可思议”。前些日子,我也听到了一个我没有核实过的信息,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被新任命为欧洲央行行长以后曾经说,今后将拒绝参加主讲人除她之外都是男性的会议。

 

不可否认,我们这个社会还存在着歧视女性的现象和问题,政府和全社会都必须给予高度重视和认真解决,因此,我为这些主张女性权利的高知女性点赞;但与此同时,我又坚定地认为,我们不能为“平等”而平等。如果只是因为需要满足女性比例的要求而降低聘用、任用或者评价的标准,那么,这样一种表面的“平等”实则是不平等的,或者可以说是另一种“歧视”。而女性也会因为这样一种被“照顾”而感到“不安”甚至“羞辱”。我所理解的男女平等的精髓在于,任何事情不能因为性别而否定她获得跟男性同样的权利。女性所获得的职位、地位或者荣誉,应当是由她自身的能力和价值带来的,而非他人的“恩准”与“恩赐”。

 

因此,在我们的社会中,倡导男女平等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女性不能被剥夺受教育、工作和晋升的机会。换句话说,女性要能得到与男性平等竞争的机会。当然,如果机会提供给我们了,能否抓住,那就全在我们自己了;舞台提供给我们了,能否绽放?也全在我们自己了。为充实、提升、完善我们自己,我们必须做到“吾日三省吾身”:我是否足够努力,我是否足够优秀?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必须更加勤奋、认真、踏实地学习、钻研、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由此得到更多为这个集体、为这个社会,为这个国家做出贡献的机会。

 

 

美编 | 豆荚

校对 | 阿布、禾禾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

  • 北大经院人

  • 经院校友办